一切都會美好

一切都會美好

根據不同媒體綜合報導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發展,全球確診近140萬例、破8萬人不治。近日看到一些文章將廿一世紀武漢肺炎肆虐對比中世紀後期(十三至十五世紀)黑死病在歐洲爆發的情況,同是突出了疫病的兇猛可怕,它殺人無數。

中世紀後期的歐洲是一段黑暗的歷史,卻在靈修史上是一段湧現最多靈修團體和著作的豐盛期。這段時期最嚇人的可算是黑死病—這種致命的瘟疫。根據修道院的編年史,當時有修道院因收留幾位患黑死病的病人,一夜之間,整間修道院近百人都死光了。當時一本名著《十日談》(Decameron)就是以黑死病作為故事的題材,描述瘟疫不但改變了人民生活習慣,更改變了他們對痛苦、死亡和未來的看法。人民在生活態度上的轉變也引致在靈修課題上的轉變,中世紀的信徒被受苦的基督吸引著,所以大量的靈修著作和宗教畫都強調基督的人性,以耶穌在十字架上的受苦作為靈修的題材。當時在教堂內的壁畫與聖像,畫家們都細膩地畫出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身體,特別是他的頭、手、肋膀和足等的傷痕,讓信徒在耶穌受苦流血的身驅上痛哭,在痛哭中找到釋放和安慰,這便牽起了唯愛默觀操練(Affective Devotion)的熱潮,這操練在中世紀晚期大放異彩。

唯愛默觀也可以說是默觀基督,不過唯愛默觀操練的焦點是放在受苦流血的基督身上。正如《遵主聖範》的作者肯培斯所說:「你若不善於揣摩上帝的高妙,就可以歇在基督的愛裏,樂意處於祂的傷痕中。因為你若懇切地投奔耶穌的傷痕,仰慕祂寶貴的印記,就必在患難中大得安慰。」默觀基督的受苦,就是專注地看著身懸十架的耶穌,並全情投入的感受耶穌在十架上所承受著每一分的痛苦,將自己與基督連結在一起,進入神至高至大的愛裏。我們參與耶穌的痛苦愈深,便愈能體驗祂的愛有多大。所以,耶穌的傷痕便成為耶穌的美麗,祂苦難也成為我們的祝福。操練唯愛默觀最具代表性的靈修師傅可說是挪利其的茱莉安(Julian of Norwich)。她以一個待產的婦人所經驗到的陣痛來解釋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忍受的痛苦,基督的痛就好像一個待產的母親,因著這份痛,基督─我們的母親—在十字架上「生」了我們。她用基督的痛來安慰當時受苦的信徒,一切痛苦都是本於愛、為了愛、歸於愛,那無論發生甚麼事情、無論罪有多大,無論痛苦有幾深,一切是美好、一切都會美好 (All is well and all will be well)。

我們可以在這聖週內嘗試操練唯愛默觀,大家在默想之前先為自己預備好一個十字架或自己親手造一個十字架,默想開始時用一分鐘深呼吸,將心安定下來;然後用二分鐘觸摸十字架,感受它的粗糙;再用三分鐘默想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頭、手、肋膀和足,感受耶穌的痛苦;最後做一個回應禱告。默想完之後,立一個志願,為耶穌做一件 ‘小’ 事,來報答祂對你的愛。雖然我們生活正受著疫情困擾,活在恐懼與不安中,就讓這疫情淨化我們,促使我們走近那位身懸十架的神人面前悔改,在痛苦中找到同行者和安慰者,在祂內,一切是美好、一切都會美好。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