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禱告是得醫治還是輔導?

heal究竟禱告是得醫治還是輔導?

近日有不少網友對以利亞使團的禱告服侍要收費用有很多討論,一位曾接受過以利亞使團禱告服侍的弟兄這樣的表白:「我的經歷是禱告者都很依靠聖靈來服侍我,. . . 另,當我將自己接受服侍的經歷與效果告訴一位屬靈長輩時,她表示這些事其實一般心理輔導都做到,所以讓我感到更疑惑,究竟我在接受聖靈的醫治與釋放,還是只是一群人圍著我輔導我?」(參信仰百川之《我在以利亞使團接受禱告服侍的經歷》) 在這裡我不是想介入禱告服侍應否收費的爭議,乃是想表達禱告服侍與靈性導師的關係。

正如我在靈閱文化社網站一直解釋靈性導引的服侍,靈性導引是一個禱告過程,導師和受導者一同學習不斷禱告,透過禱告來喚醒人對神的覺醒和回應。但靈性導引所操練的禱告不是口禱,乃是心禱—默觀禱告,默觀禱告是心的操練,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即生命是由心而生的,所以迦柏多加教父(Cappadocian Fathers) 認為祈禱的價值等於生命的價值。默觀禱告的操練始於沙漠,一群矢志要得「生命」的基督徒退到沙漠去潔淨自己的心,他們見證著「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的福氣。他們指出在沙漠禱告的目的是在一片寂靜、空無、孤單的環境下禱告,人心便變得更純粹和專注。當自己的心靜下來時,內心種種的思想便自然地浮游在腦海中,喜樂憂愁、失望希望、恐懼惱怒等等思潮澎湃洶湧地流過,我們沒有力量不容許思想靜止不動,但我們是可以好好掌握它們。因著他們的教導,我們明白到靈性導引就是在導師的指導下,進行改造靈魂的工程,不但要棄絕過份的慾念,更是將好傾向代替壞傾向,將意志力轉向熱愛德行代替壞習慣行為,好使生命清潔,得見主面。約翰迦仙(John Cassian)提醒若無指導者的指示,是不能實行任何靈修計劃。五世紀因著修道院的建立,便開始一些團體操練的規則,後來成為藍圖,以後不同修會的會規也成為靈性導引的材料,靈性導師的角色也愈來愈重要。宗教改革以後,因著信徒皆祭司的神學基礎,靈性導引不單是個人的指導,也可以是群體的導引,但始終真正作導引的是聖靈自己。靈性導引始於安靜,唯有在安靜中,聖靈照明我們內心的黑暗,人心經過淨化的階段,才得光照,恢復神的形象,活出本性和超性的生命。

我再引用谷倫神父的提醒:「默觀是與住在人心中的三一神合一,那是上主給人最大的禮物。與上主合一並瞻仰上主構成人的尊嚴。但與上主合一的路程,引領我們經過沙漠,也就是說,經過自我覺察、與情慾搏鬥、擺脫依戀,尤其是所有干擾我們的思想和情慾,. . . 才能夠被上主形塑和主宰。」因此,靈性導引是透過禱告來被主重塑更新,不是求得醫治又或是進行輔導,乃是心靈重塑的過程,而在這個過程中,受導者常對自我作出這樣的反省:「我是否願意在此時此刻的處境中採取主動來取悅上帝?」有著這樣的自省,無論過往生命有甚麼罪行與創傷,我們可再作出抉擇,用好傾向代替壞傾向,將意志力轉向熱愛德行代替壞習慣來取悅上帝,那麼生命便不再一樣了。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