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傷的醫治者

64受傷的醫治者
昨晚64維園燭光晚會還有十分鐘才正式開始,雨已狠狠的落下,我們雙腳卻仍緊緊釘在地上,無論雨怎麼打,也打不散我們不肯離去、更不願離去的心,雨下得真好!風雨見證著我們都是一群受傷的醫治者。
8964那晚在北京天安門所發生的事震駭世界,中國人傷得很深。24年前來我們香港這群受傷的中國人每年64在維園想要得醫治,而我們在維園的出現也成為仍因著64繼續受壓傷的人的醫治,想要得醫治的人也成為醫治者。
心理學家榮格用受傷的醫治者來形容人一種深層次的心理內在狀態,而我從靈修學的角度來演譯就是「歸家」–這個靈修操練。「歸家」就是人從痛苦中返回心靈的老家,在這老家中讓聖靈保護你,重新正視自己的傷口,讓耶穌好好包紮它,給它時間,等候它慢慢治癒,留下疤痕。能證實傷口得治癒,就是看見疤痕。疤痕的目的是幫助你重構受傷的軌跡,能訴說受傷的故事,使正在受傷的人得到啟迪與安慰。當受傷的人能返「家」之時,他就能通過這傷口來重塑自己,生命不再一樣。
每年64維園是我們返「家」的日子,我們這群受傷的人在「家」一起訴說傷痛,整理傷痛,使傷痛帶領我們看見新的視野,有力量追尋不會死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