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苦與預苦

Tibet近年間西藏喇嘛自焚的情況有增無減,自焚對藏傳佛教來說是一種為信仰及民族無私奉獻自己生命的殉道行為。有學者將自焚對比耶穌之死:「我認為耶穌之死,在一極深層的意義下,可以說是一種自焚。我的意思是,他自覺地赴死,為了其他人而合理地死、深思熟慮地選擇死亡。」是嗎?可以這樣對比嗎?「自焚」是人主動的處理苦難,耶穌之死徹頭徹尾是被動的。從出賣到被釘在十字架上,耶穌被動到一個程度是從沒有抗辯過,被嘲笑、被戲弄不還口,被鞭打不還手,「他如羊被牽到宰殺之地,如羊羔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耶穌非暴力地處理苦難,更沒有要求要釘在十字架上,經歷那麼「暴力」的苦。耶穌沒有自找苦吃,卻在苦到來時心靈堅實的對抗了它,在十字架下,祂自重重人,盡顯出那份犧牲的愛。
罪入了世界,苦難隨時會來吞噬我們,並會「暴力」地將人性扭曲。在受苦難壓迫之時,我們究竟如何回應苦?當然我們不會積極找苦,卻可以「積極地」回應苦,這種「積極」就是堅持非暴力、自重重人
寫於3月10日,西藏抗暴紀念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