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就是共融

善良就是共融

昨晚晚間課程我們繼續討論「教會共融」這課題。區博士引用一個例子來說出縱然多年來天主教與新教路德宗不斷討論教會共融,但一涉及聖餐,共融便止步。他說到:有一次一位路德宗信徒問教宗,她覺得很遺憾和難過,因她不能與天主教徒的丈夫在天主教教會共領聖餐。她問教宗如何解決?教宗回答她說叫她神領聖餐那就可以了。宗派的確是共融的難阻。

由於泰澤的影響,「共融」這詞不脛而走,常掛在信徒嘴邊。共融(希臘文κοινωνία),也可翻譯為團契,有契合之意。教會共融意味著所有相信基督救贖的人,因著基督我們是合一的。「我們所祝福的杯,豈不是同領基督的血嗎?我們所擘開的餅,豈不是同領基督的身體嗎?我們雖多,仍是一個餅,一個身體,因為我們都是分受這一個餅。」林前10:16-17 當我們領受主的餅和主的杯,便是與基督共融,因著基督,我們彼此也活在共融中。但因為不同宗派傳統對聖餐有不同詮釋,卻成為信徒經驗教會共融的難阻。

已故法國著名哲學家保羅利科(Paul Ricoeur)是泰澤的常客。他說: 「泰澤是一個沒有宗派的群體(“the total absence of relationships of domination”),在這裏,我經驗到善良(goodness)。」的確,善良就是共融。利科是論惡的著名哲學家。在他的名著《惡的象徵》(Symbol of Evil)一書中, 他指出人無法直接認識惡,但人經歷苦難,即惡囿限了人,惡是成為人類苦難的根本原因。惡是存在的、是兇猛的;正如苦難是存在的,一直吞噬著人。但他在泰澤的團體中,他領受到:「善良比最深的邪惡更深」(“Goodness is deeper than the deepest evil”),他更表達:「無論惡是多麼兇猛,也不及善良的極致」( “However radical evil may be, it is not as profound as goodness.”) 因為他認為宗教的某種意義,就是要釋放在人內裏的善良,但它卻完全被埋葬了。他說,在泰澤團體的生活裏,就是在弟兄修士的社群生活中,在他們寧靜周到的款待中,以及在祈禱中,他發現善良,經驗共融。

甚麼是教會共融?就是一個沒有籬笆的群體、一個樂於款待的群體、和一個活在禱告的群體。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