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主, 得著你的愛比得著生命更好!

Nothing but Christ與其說《懺悔錄》是奧古斯丁表達人尋找神的過程,不如說它深一層的意義是表達神藉人的禱告來尋找我們。人記起神, 引致人想親近神, 這一切是源於神攪動我們的心。正如奧古斯丁所言:「主, 我第一次遇見你, 你已深印在我的腦海中, 因此, 我每次回想, 就再次與你相遇, 在回憶中,我記起你, 因而獲得滿足的喜樂。. . . 主(原來)你召喚我,大聲的呼叫我, 震撼我早已失去聽覺的耳朵。. . . 主你觸摸我, 我愛你之火就重新被燃點起來。」 (卷十, 廿四至廿七章) 因此,《懺悔錄》的一至九章是奧古斯丁回想神如何將他尋回。

奧古斯丁不斷的回問自己: 昔日的我如何塑造出今天的我?(“How did I come to be what I am now?”) 在回想的過程中, 他認識自己、尋回自己和接納自己。但更重要的是, 他體會到原來回憶將他帶回神的懷抱裏, 因為人有回憶,就是活在時間的進程上, 人在現在回想過去神的同在, 也在現在想到未來神的同行。但從神的角度而言, 神不是活在回憶中, 故神不囿於時間之內, 那麼, 神昔在、今在、和永在的與我們相遇、相伴和相隨。 換言之,神從未曾離棄過我們, 即或有的, 那只不過是我們的罪污致使我們看不見神的不離不棄。在永恆裏, 祂永遠與我們相遇、永遠與我們相伴和永遠與我們相擁。最後, 奧古斯丁呼喊: 「啊主,得著你的愛比得著生命更好。. . . 我定意以此為目標 . . . 致使我能常聽到頌讚主的聲音, 並在永遠的現在, 不是過去、不是將來, 瞻仰你的榮美。」(卷十一, 廿九章)

 

在奧古斯丁的晚年, 他收到一位讀者的來信, 文中充滿著對他讚嘆的說話。後來他回信給這位讀者, 徐徐說出: 「當你拿著我的《懺悔錄》閱讀時, 請不要稱讚我過於我的所是, . . . 倘若在我的生命中有令你讚美之處, 請不如與我一起來稱頌上帝, 因為是祂創造了我們, 而不是我們創造祂。」(Augustine, Letter2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