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祢太遲

愛你太遲靈閱《懺悔錄》最後一堂了,真捨不得那麼快便完結。在四堂學習裏,我們記起上帝–Ego sum, qui memini, ego animus. (It is I who remember, I who am mind.)

記起上帝是一種靈性經驗,這經驗使人懺悔,因愛祢太遲。許多時候我們將懺悔與罪結連,就是說當人與一位超越而又至聖的上帝相遇,這相遇使人對自己本相有一種深邃的體會,承認自己是一個罪人,為自己的罪懊悔。但《懺悔錄》內的懺悔不是因為罪,乃是因為愛。罪在《懺悔錄》內的解釋不是道德行為問題,又或是做了傷天害理的事,罪乃是人忘記上帝。當人記不起上帝,便會在自己身外找尋愛和幸福快樂;也當我們在身外不斷享受幸福快樂和愛之時,也愈叫我們渴求幸福快樂和愛,因為真正的幸福快樂和愛不是在外找,乃是往裏尋。

「自我認識祢時起,祢便惠然降駐於我記憶之中。」(十‧二十五)人記起上帝,便經歷懊悔。懊悔一方面表達出人的自慚形穢,甚至唾棄自己,因為人把上帝隱藏了,追尋和享受那次等的幸福快樂;而另一方面,懊悔的經驗使人同時經歷被光暖和及被愛撫慰,因為它將人從追尋自我的幸福中釋放出來,而選擇追尋最終的幸福: 「主,你洞燭人心的底蘊,即使我不肯向你懺悔,在你鑒臨之下,我身上能包蘊任何秘密嗎?因為非但不能把我隱藏起來,使你看不見,反而把你在我眼前隱藏起來。現在我的呻吟證明我厭惡自己,你照耀我,撫慰我,教我愛你,嚮往你,使我自慚形穢,唾棄我自己而選擇你,只求通過你而使我稱心,使你滿意。」(X,II,2)記起上帝使人懊悔,懊悔愛祢太遲,因為若能早點愛祢,心便能早點安息在永遠的幸福快樂裏。

在這充斥著聲音與活動的都市,讓我們每天利用數分鐘的沈默寂靜來創造一個心靈空間,使我們記起上帝,懊悔自己愛祢太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