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anatha 主,我願祢來!

Maranatha 主,我願祢來!

一踏入十二月,香港人的恐慌又再度深化,無論政治和疫情的情況急轉直下,形勢嚴峻及充滿不確定性,我們在這段將臨期內,有否每天都這樣禱告:「主啊,我願祢來」(Maranatha)?是的,當時勢那麼惡,我們的確盼望主快回來,賞善罰惡,正如約翰所說:「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是初,我是終。 那些洗淨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權柄能到生命樹那裡,也能從門進城。城外有那些犬類、行邪術的、淫亂的、殺人的、拜偶像的,並一切喜好說謊言、編造虛謊的。」啟示錄22:12-15 「是了,我必快來!」阿們!主耶穌啊,我願你來!」啟22:20

Maranatha (林前16:22) 是亞蘭文字,它也是一個歸心禱告的禱詞,這個禱詞是由邁恩神父(John Main)教導人學習默想之時發展出來的。我們會問為何用亞蘭文來禱告?邁恩神父說因耶穌在地上生活是用亞蘭語,故此我們用耶穌所用的語言來與祂溝通,增添了一份親切感。邁恩神父教導,禱告就是專注地覺醒與主在一起(simply being with God, but with attentive wakefulness)。所以我們透過緩慢、輕聲、有節奏地背誦這禱詞,不斷重覆默唸這四個音節MA-RA-NA-THA,將它配合著呼吸,讓這禱詞由聲音轉化到記憶,由記憶轉化到心靈,使它駐守在我們內心深處,那就是上帝的居所,在這居所內體驗祂的愛與臨在。邁恩神父所教導的默想也就是現時十分流行的歸心禱告。歸心禱告始於大約半個世紀前,熙篤會美國麻省的史賓塞(Spencer)修院響應教宗保祿六世的呼籲,給現代人推介一個適合今日社會生活節奏的祈禱方法,於是多瑪斯‧基延(Thomas Keating)神父和巴西略‧潘靈頓(Basil Pennington)神父發展了歸心禱告。他們可說是歸心禱告的始創人,後來邁恩神父也加入其中。其實歸心禱告是返回沙漠教父的教導,就如約翰迦仙說:『的確,我們的靈魂要深刻記着這段短誦,反覆地唸,不停地想,久而久之,養成堅決的信念,摒棄一切華麗的詞句,僅僅保留這一段簡單的禱文。在思想上甘於貧窮,沿着一條省力的捷徑,上升到基督所許下的真福:「神貧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3)。』時至今日,歸心禱告對操練默觀禱告的信徒來說並不陌生,它看似簡單容易,但操練時便發覺若沒有半點渴慕以及堅持的心,是難以經歷箇中的和平、安寧、寬恕、療傷或智慧。

但無可否認,這個簡易的禱告法對燥動的心靈確實很有療效,當心靈被憤怒、憂愁、洩氣所漲滿,有好多話想對天父說,但又不知向祂說甚麼、又或感覺到天父離自己很遠,與祂交談很吃力,禱告就像置身在空墳墓之內,找不到上主,但若我們多一份堅持堅定來等候那位遲遲未到的主,就在這份茫茫然的感覺中,上主會忽然的到臨,溫柔地呼喚我們的名字,安慰的對我們說:「願你平安」,就在這愛內,痛苦、絕望、無奈、焦慮就蕩然無存,心靈頓覺平靜安穩,生命就有足夠的力量再次起行。Maranatha ! 啊主,請來!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