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基廷神父—再思歸心禱告

悼念基廷神父再思歸心禱告

        當上星期得悉基廷神父(Thomas Keating)安息時,心裏湧出一份不捨,也想起了潘寕頓神父(Basil Pennington)。在1971年梵二之後,由於天主教會要更新基督教的默觀傳統,指定了三位熙篤會的神父教導歸心禱告(Centering Prayer),現在除了曼寧格神父(William Meninger)仍在世外,其餘二位:潘寕頓神父及基廷神父已相繼返回「老家」了!他們打了美好的杖,歸心禱告因著他們的努力,不單只在教內,甚至教外也頗為人知,甚至用這禱告操練作為宗教對話的實踐功夫。這三位神父清心矢志於一事—推動教導歸心禱告,就這樣結出纍纍的果子。

其實,早在1995年筆者已有機會跟潘寧頓神父學習歸心禱告,因當時潘寧頓神父被派到香港大嶼山聖母神樂院教導歸心禱告,故有幸跟他學習。第一次看見他的感覺是很親切,像一位和藹可親的聖誕老人,因他當時已滿頭白髮、滿口白鬚,跟他做靈性導引的時候,他很像一位慈父,用心聆聽和指導,常「在」,許多時候,我們都在「在」的靜默中渡過。

歸心禱告是一種被動式的禱告,正如基廷神父常常提醒,操練歸心禱告的人要有一個意願,就是同意上主的臨在以及祂在我內所作的一切 ( Intention to consenting to the presence of God and God’s action within us)。換言之,他提醒我們操練歸心禱告,必須先持有一種接受的心態,即要決心願意完全捨棄自已,「讓位於上主」,唯有這樣,聖靈才可在我們心內隨意工作。我們在禱告中常想看見神,也常想理解神的作為,正如腓力說「求主將父顯給我們看,我們就知足了」(約14:8)。我們甚至在操練靈閱時分析經文,也分析福音,將耶穌的教導如何運用在我們的日常生活當中,這是「我們」在默想,「我們」在禱告,但歸心禱告是在沉靜中與神在一起。基廷神父很喜歡引用這句說話「靜默是上帝的第一語言,其他一切都是糟糕的翻譯。」(Silence is God’s first language, and everything else is poor translation.)來教導歸心禱告,他想表達的是我們禱告是用神的語言與神溝通,即是不用言說,是在無聲中進入上主的同在,在沉默中與祂在一起,不求甚麼、不問甚麼和不想甚麼。換言之,歸心禱告是一條靜默的旅程,只用一個愛語來將心不斷向內敞開,讓心靈航向一個知又不知的自己以及一個不知又知的上帝,在「黑暗與靜默」中與上帝內在會合。

我很喜歡潘寧頓神父教歸心禱告時的一句說話:「任何我們能做的事,祂都可以輕而易舉地叫別人做,. . . 除了一件,只有一件事是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為上主做,卻是其他人做不來的。可以說天主就是為了這件事,才會想要穿越永恆創造我們,而如今持續維持我們的生命。只有我們可以把我們個人的愛奉獻給祂。. . . 祂要我們花時間去愛祂,在愛中與祂同在。」《祈禱的挑戰》歸心祈禱就是一個把我們個人的愛奉獻給祂的經歷,既然禱告是一個奉獻,我們就學習不求甚麼、不問甚麼和不要甚麼了!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