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夢的人生

Gary不做經理改做巴士司機的故事街知巷聞,因為稀少,香港人委實追錢多於追夢。教了十多年神學,看見許多放棄高薪厚職的信徒,入來神學院追夢。可惜當他們成為傳道人後,不知不覺間又變回追錢、追名、追權。又或許有些人因為生活的壓迫、困苦,連夢也不再發! 歲月真是神愉。
夢是否經得起現實的洗禮,那就在乎於我們是否只屈服於辦事,沒有分出心和時間的一部份來靜加思考。聖伯爾拿(Bernard of Clairvaux c. 1089—1153)對當時隻手可遮天的教皇作出語重心腸的勸勉:「敬虔乃是留下時間來思考。」若我們不讓安靜反思來潔淨我們的心,統攝我們的情緒,糾正過分的行為、那我們的心便變得麻木。他說:「有些東西對你似乎是不可忍受的;時間過去,你就習以為常,看它並不那麼重要;稍後你甚至看它為不重要;又稍後你甚至都不注意;更稍後它要使你愉快。這樣我們的心漸漸硬化,那時我們討厭良善。」或許我加上:那時我們討厭正直、討厭貧窮、討厭寂寂無名、討厭無權無勢。
退修就是讓我們分出心和時間的一部份來靜加思考,好使我們能繼續追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