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性導引的啟發

靈性導引的啟發

          最新一期紐約時報介紹靈性導師,作者安德里亞·庫珀(Andrea Cooper)指出根據皮尤(Pew)的報告*,有四分之一的美國成年人因著疫情大流行增加了對靈性的追求,並探索那種宗教形式對他們的靈性有更好的幫助,由此看來,靈性導引在這段非常時期更顯得重要。

        雖然如此,靈性導引在新教教會內仍是一個陌生的服侍。過去八年靈閱文化社有開設靈性導師的課程,課程其中一個要求是要見靈性導師,但一般來說,大部份學員見導師是滿足課程要求,他們甚少主動約見。這現象可作二方面反省,一是信徒對自己的靈性需要缺乏深度反省,即,我們有時間來反省人生意義嗎?工作意義嗎?甚麼是生?甚麼是死?甚麼是生活?甚麼是夢想?甚麼是過勞?甚麼是休息?甚至甚麼是身體?甚麼是精神?這些問題是靈性範疇來的。另一方面,新教信徒在靈性的追求上已慣於單打獨鬥,靈性是我與神之間的事,別人幫不了甚麼,有多少信徒有靈性同行者(spiritual companion)—一起操練禱告、一起靜修,一起在生活中發現上帝?靈性在基督教信仰內是涉及我如何能在日常生活中醒覺神在我身上的作為,好叫我能作出回應,積極配合神的心意,喜樂地與主偕行。醒覺是靈性更新的一個重要元素,而醒覺是需要靈性導師或靈友來提點的。所以在靈性的範疇上,若沒有導師的導引或靈友的同行來扭轉自己偏見的意識,我們是會走了許多寃枉路。一般來說,靈性導引可以理解為一種生命意義的整合,它不是知識的整合,乃是心與腦的結合,並以耶穌基督的價值體系來將身體與精神、生活與生命整合。所以靈性導引也可說是一個自我糾正過程,在這過程上受導者透過導師的幫助來不斷自我調校,返回上帝之內,活出生命的意義和價值。

         有一次,一位受導者來靈閱社尋求靈性的幫助,他第一句便說:「我認為神是不可知的,不過我不是無神論者,我偶爾也返教會的,你可否幫助我的靈性,協調宗教與無神論這種似乎是矛盾的關係?」當我們能對自己生命的掙扎多一份探求,這就是靈性開始,靈性導師就在這份掙扎上與你同行,並導引你相信神會用祂獨特的方法來拜訪你,攪動你的思想,啟發你在不知之中找回生命的意義和價值,因神同在,常同在。

*參 https://www.nytimes.com/2021/01/13/style/self-care/spiritual-directors-faith-religion.html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