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倫斯的活在當下的靈修

勞倫斯的活在當下的靈修

        最近友人介紹韓炳哲寫的《倦怠社會》給我看,韓氏用社會哲學角度來分析廿一世紀社會發展的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他指出在全球化下,社會發展會趨向於一個「功績社會」,他分析「功績社會」基本上是一個過度積極的社會,人不斷追求卓越、尋求自我突破、積極工作、多工處理(multitasking),我們不知不覺間生活在一種自我剝削的狀態。這本書使我聯想到為何《與神同在的操練》這本職場靈修的經典對基督徒那麼吸引,陶恕( A. W. Tozer)曾大力推薦這本書,他說:「尼古拉斯·赫爾曼(勞倫斯弟兄)將他最常見的一種奉獻行為表現在:“我做事的時間與祈禱的時間沒有區別,”他說,“在我廚房的喧鬧聲和嘈雜聲中,有幾個人在呼喚不同食物,但與此同時,我內心擁有上帝的寧靜,就好像我跪在神聖的聖禮前一樣。”」在提倡多工處理的生活下,「定時禱告與平時的沒有甚麼分別」的確是基督徒的喜訊。

        勞倫斯弟兄是否帶出了一個聖俗不分、給合行動與默觀的信仰生活?我想與其說他破除了禱告與工作的分野界限,不如說他帶出了一種活在當下的靈修。現代人的座右銘是多工處理(multitasking),我們相信自己是有能力同時處理多種任務的,漸漸這便成為我們一種理所當然的生活態度,所以禱告沒有分時候,我可以在工作時禱告,在坐地鐵同時是可以進行默想,一面打電腦可以一面讚美主;一面看電視可以一面看靈修經典;信仰是沒有出世入世、神聖世俗之分,即默觀生活(Contemplative life)與行動生活(Active life)不是二元。所以,作為一個現代信徒,我們很容易將這觀念讀入在《與神同在的操練》這本靈修經典之中,曲解了勞倫斯弟兄所分享的禱告生活。在書中的分享,他不是教導我們一心二用的心法,乃是提醒我們要活在當下,我們要在生活中每一個境況學習專注,這種專注是叫我們學習去觀看,讓每一個當下觀看到上帝的作為,這才是活在神之內,從而才能在每一個當下處境中專注地為愛主而做事,讓上主成為上主。

        韓炳哲在他的《倦怠社會》中指出當我們社會熱衷於積極、突破、高效能的同時,我們付出了高昂的代價,就是注意力變得浮淺與分散,我們思考卻沒有深度,耳邊響著各種聲音卻沒有聆聽,我們甚至落入一種自我哄騙、自己在剝削自己的狀態。而勞倫斯弟兄的《與神同在的操練》卻邀請我們活在當下,百分之百臨在自己所身處的地方,享受工作,純粹地為愛主而做事,專心並單純活在上帝的臨在中,這份活著,他見證著「使我內外能感到極大歡愉和喜樂。」

        靈閱文化社從這星期四開始,我們一起研讀這本靈修經典,認識甚麼是活在當下的靈修 (Spirituality of the Presence)。我們誠邀你一起參加。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