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的上帝與不知的人生

不知的上帝與不知的人生

        近幾個月來,香港不同宗派發出聯署聲名或牧函來為中國教會受到打壓發聲。拆十字架運動自2014年在浙江開始,現仍在河南繼續,這運動當然意味著中國教會重踏苦難的日子,今次的苦難,無論是外在的拆毀,包括拆十字架、拆教堂外在建築物、封查教會、拘捕牧者、家庭教會被取締等,或是內在的驚嚇,包括教會受到嚴密的監控和聚會遭到突襲等,都使國內的牧者和信徒陷入惶恐之中,生活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苦難的到臨,也就宣告著神藏身在黑暗中(詩18:11),也許我們不會再追問神究竟祢在那裏,卻要反問自已是否願意為所愛的(Beloved) 受苦?

《不知之雲》的作者教導我們,真正的默觀是將我們引進到「不知」和黑暗內,但內心卻在黑暗中感到安全,因祂雖然是不知,卻是可以用愛去接觸和擁抱的。在默觀禱告的進程上,《不知之雲》的作者提醒我們上帝是不可言說的與不可知道的,「當你問我:我怎樣可以思想上帝,上帝究竟是一位怎樣的上帝?我只可作這樣的答覆:「我不知道。人無法瞭解上主本身,人的思想不能洞察上主。」(第六章) 西方經院哲學受亞里斯多德影響,知識是從「實體」而獲得的,即是關於「有」的知識,而不存在「無」的知識。但上帝不是實體,祂是導致「實體」存在的自存者,那麼祂是「不有」,如何理解「不有」?正如作者說:『我只可作這樣的答覆:「我不知道。」你這一問,卻把我帶到我願你進入的「不知之雲」和黑暗裡了。』「不有」不是理解,乃是「進入」,是進入「不知」和「黑暗」的一個經驗。「不知」不是經驗的知識,是經驗本身,即是說,「不知」不是指有關神的知識,乃是神是不知的。神是不知,因為耶和華本身,就是一種賦予存在的活動,即創造活動,祂是萬物的本源,祂是萬有之源,祂是獨一的主,是創造天地和有形無形萬物的主。《不知之雲》的作者把一朵不知之雲安放受造物與創造主之間,正正因為彼此間本質的不同,受造身物毫無認知創造主的可能。

那麼,在處理與神的關係上,作者究竟是提醒我們叫我們安於「不知」或是衝破「不知」?兩者都是。他一方面說:「但願你安佇在這晦暗中,努力不斷回到這個晦暗裡,聽憑你的心,向所愛者吶喊。原來,希望在現世感覺上主,見到上主本身,就非隔著這朵晦暗的雲不可。」(第三章) 另一方面,他強調「為此,我寧願丟下我能理解的,選用愛去愛所無法認知的祂。我們雖無法理解祂,卻能愛祂。祂可以用愛去接觸和擁抱,卻無法用思想。」(第六章)否定禱告(Apophatic Prayer)帶我們經驗在默觀中理性與愛的張力,深深體會到受造的限制,對創造者的無知,唯有我們丟棄一切受造物,就是放下一切受造物本身、放下我們在日光之下的所做的一切行動和所遇到任何的境況,用愛的意志衝向不知,進入黑暗,在沉默中與神會合。

神的「不知」如何更正我們與祂的關係?如果苦難是人生旅程的一部份,是無可避免的,那麼在經驗苦難時,我們也正正經驗不知與黑暗,就在這「無言」和「不可知」的境界中,上主就在那裡與我們會合,在黑夜裏,我們不求解釋、不求答案、不求語言,只求「在」–上主與我的「在」,這份「在」的平安能為我們苦難的人生充權,叫我們沉著氣,在黑暗中堅忍,並堅信能熬過去。

願國內教會在不知和黑暗中信心得煉淨,生命得轉化,原來黑暗只是光明的另一面而已。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