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若不懺悔,便不能進上帝的國


人若不懺悔,便不能進上帝的國

          活在一個沒有懺悔的國度,對人民來說,生活就是災難。雖然懺悔一直不是香港政府的優良傳統,但卻是基督信仰的精神,我們可以說,人若不懺悔,便不能進上帝的國。能夠將基督信仰懺悔的精神表露無遺的著作,應該首推奧古斯丁所寫的《懺悔錄》。

        懺悔在靈修神學的解釋不是單指一種情感上對罪的反應,乃包含著具體行為來回應這份悔罪之情,真誠的懺悔,情感與行動是相連的。早在沙漠時代,教父們已將苦修等同懺悔,意思是人若要徹底的跟隨基督,就要努力克制自己屬於肉體的生活,來尋求屬天的福氣。那麼懺悔或悔罪是包含著一份實踐意願,就是願意在日常生活中不斷悔改,努力地「去」我,為了基督而消失自己。所以,奧古斯丁在《懺悔錄》卷十澄清自己要寫懺悔錄的目的,是否要「消失自己」或是「彰顯自己」?他反問自己:「我和別人有什麼關係?為何我要人們聽我的懺悔,好像他們能治愈我的一切疾病似的?人們都歡喜探聽別人的生活,卻不想改善自己的生活。他們不願聽你揭露他們的本來面目,為何反要聽我自述我的為人。」(卷十‧三) 他明白到可能別人因為好奇而想聽他的故事,尤其是一位大主教陳述他的罪孽,剖開他敗壞不堪的靈魂(卷一‧五),這卻並不意味人們會因為聽完他的故事而有所改變,因人始終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過犯,更不願真誠的面對自己。誰能了解自己的罪惡呢?懺悔在祈禱的說法中是一種坦白,或者是公開自己的罪行這種坦白,有誰願意將自己的醜惡呈現在別人面前?我相信只有靈命相當成熟和對神的愛相當有把握的人,才會將這個「不堪入目的靈魂」在眾人面前剖開。他說:「我願回憶我過去的污穢和我靈魂的縱情肉欲,並非因為我流連以往,而是為了愛你,我的上主。因為我喜愛你的愛,才這樣做:懷著滿腔辛酸,追溯我最險惡的經歷,為了享受你的甘飴,這甘飴不是欺人的甘飴,而是幸福可靠的甘飴。」(卷二‧一)當我們肯定上主的愛,這份寬宥的愛,愧疚便油然而生,愛是懺悔的力量。奧古斯丁寫懺悔錄的目的是要在上主的愛中消失自己。

         靈閱文化社將於二月開辨研讀《懺悔錄》課程,但願我們透過研讀這篇長長的懺悔禱文,能激起自己對神的愛,在愛中懺悔自己對祂的虧欠、疏忽、甚至忘記,好叫能回頭改過,與奧古斯丁一同向主呼喊:「愛祢太遲了」! 主,原來祢在我的懺悔中「召喚我、大聲的呼叫我,震撼我早已失去聽覺的耳朵。. . . 主你觸摸我,我愛你之火就重新被燃點起來。」(卷十, 廿四至廿七章)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