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觀就是「甚麼都不做」

默觀就是「甚麼都不做」

         當大家看聖人畫像,有否發現到許多聖人的旁邊都有一隻動物陪伴,例如聖安東尼有一隻小豬在腳旁、聖法蘭西斯有隻小鳥在肩頭上,諾域治的茱莉安有隻花貓在懷內,而聖十架約翰有一隻小兔在腳旁。十架約翰寫了一首詩—「一隻兔子注意到我的情況」( “A Rabbit Noticed My Condition”)來表達他對默觀的體會,這首詩是這樣的:

I was sad one day and went for a walk; I sat in a field.
A rabbit noticed my condition and came near.
It often does not take more than that to help at times –
to just be close to creatures who are so full of knowing, so full of love that they don’t
– chat,
they just gaze with their marvellous understanding
有一天我心情低落,去散步了;我坐在田野裡。

一隻兔子注意到我的心情,走近了。

有時僅僅是這樣就能獲得幫助 –

只靠近受造物,牠們滿有知識、滿有愛,他們不- 聊天,

他們只是注視,滲透著奇妙明白的眼神

        加爾默羅會指出默觀禱告就是注視。大德蘭教導我們心禱一種簡單的方法,就是使耶穌臨在我內,花時間與這位好朋友在一起,注視祂。她說:「我並不要求妳們思想祂,也不要求妳們做許多推理或偉大崇高的思考。我只要求妳們注視著祂。」(《全德之路》) 作為當時加爾默羅革新會的靈性導師,十架約翰也教導:「當靈魂覺察處於這種愛或平安的注視, 沒有官能運作,沒有主動工作,只有接受。」(《攀登加爾默羅山》卷二‧十五章‧2) 默觀即深度的禱告,就是注視上主,專注在那位注視著我們的主,接受祂的愛,正如那隻兔子注視著十架約翰時,已傳遞了明白、體會的同在感,不需要言語。這兩位加爾默羅會的大師一同指出,注視耶穌的默觀操練是經驗一種被動的狀態,我們不是要做甚麼,乃是甚麼都不做,因為默觀禱告不是執行任務,乃是運用自己的自由意志來選擇愛主。每當操練默觀,內心的雜念就好像蒼蠅在自己面前不斷地打轉,我們不期然地將注意力放在自己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的不安、焦慮、恐懼等等的情緒上,雜念一方面的確在某一個時段妨礙我們對主的專注,但也因著雜念,自己就拿出意志力來丟棄雜念,將注意力返回上主之內,所以在默觀時出現雜念,也就是我們用意志力來選擇愛主的時刻。那麼,雜念不是妨礙,乃是一個召喚–放下躁動,選擇愛主。因此,默觀就是在當下的一分一秒來愛主,這是一種灼熱的愛,正如十架約翰說:「一個黑夜,懷著渴慕,在灼熱的愛中。」(《黑夜》第一句詩) 就是因為內心對主這種灼熱的愛,它不斷焚燒雜念,幫助內心愈來愈純全地愛主。

        十架約翰對靈修其中一個重要的提醒,就是我們是可以愛上主就正如上主如何愛我們一樣。正如他的詩所描述,當他在憂愁時注意到兔子,兔子原來已走近注視著他,這是一份愛的凝視,在互相眼神的對視中,我們就得醫治,經驗著愛與被愛的幸福。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