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注意過自己的呼吸嗎?

你注意過自己的呼吸嗎?

         今天聽到新聞說旺角有人持刀搶劫廁紙,真是「一百歲唔死都有新聞」聽。武漢肺炎真是攪得滿城風雨,人心惶惶。由於人心愈來愈受這疫情困擾,近日電視台不斷教人用靜觀呼吸來疏導內心的憂慮、驚慌和壓力,並有設計好的靜觀修習手冊來指導練習供大眾使用。當心神亂糟糟的時候,我們不是不想深呼吸,但每當深呼吸了二三次,心神又落回憂慮之情,「靜」總是離個心很遠、很遠。

靜觀呼吸也可以說是正念,一般社會人士視靜觀為一種照護身心的治療方法,又或是一套心理調適的方法,目的是運用深呼吸來強化意識,保持心神專注。而基督教靈修操練即默觀禱告也是始於深呼吸,不過我們是藉著深呼吸來入靜,經驗神同在、常同在。由於默觀基本上是少用腦,多用心,所以,當我們操練默觀,所要對付的是心,因此開始時也要操練深呼吸。靜觀呼吸與默觀禱告雖然是始於呼吸,但兩者繼續要走的路是大相徑庭的,因為前者是沒有對象,而後者的對象是三一上帝。無論如何,深呼吸是入靜之門。但要讓心靜下來,原來是一件殊不簡單的事。

無可否認,操練深呼吸是需要一份堅持,而能堅持大多是靠賴導師和小組。當我們閉上眼睛開始入靜,嘗試深深吸入和慢慢呼出,幾次之後,那些憂慮和困擾已急不及待的找上門,使我們心浮氣躁,心生放棄之念;又或深呼吸二三次之後,因身體的疲累叫自己迷失於打頓和呼吸之間,繼之而來的感覺,是不想繼續了。練習深呼吸是使我們驚覺到寧靜確實不是一個隨手可得的經驗。所以,操練靜觀呼吸或默觀禱告最難過的關口,就是受五官的感覺和記憶內的思緒所騷擾。這個經驗說明了一點,就是若我們要經歷心靈舒暢,就必須先經驗心神紊亂的感覺,這些凌亂就是部份的自己,我們要學習接納在自己之內的一切意識,才能體會靜。一般來說,若沒有導師的幫助或小組的相扶,個人操練是較難成功的。

基督教的靈修導師常提醒我們,操練默觀之所以能堅持,是因為它不是一套心理調適的方法,乃是學習只為上主「待在那裡」,上主就是我們的吸引力,我們放心的把這段時間奉獻給祂。所以,這段時間有用與否並不重要,有沒有光照或靈感並不重要,我們只是學習注視上主,沒有任何其他意向,就這樣,我們便經驗到一份與主共融的平安和生發一份生命的力量,活得安然,因「一切是美好,一切將會美好」(“All is well and all will be well”, Julian of Norwich)。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