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觀與正念

默觀與正念

         最近收到一些課程廣告,教導人如何能透過修習正念幫助自己超越執著。在網站看了以下的一個禪話。「一個人糾結:“我總放不下一些事。”禪師淡淡的說:“世上沒有什麼東西放不下。” 他說:“可我偏偏放不下。”禪師讓他拿著一個茶杯,然後就往裡面倒熱水,一直倒到水溢出來。人被燙到後,馬上松了手,茶杯掉到地上摔破了。禪師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是放不下的,痛了,你自然就會放下。”」執著就是放不下,活不出自在。人執著不是放不下或不想放下的問題,乃是執著難阻我們生活得自在、活得自由,活得幸福。基督教默觀禱告與坊間正念修行是用不同方法來處理人生的執著。

人放不下基本是指我們的意念或概念和情緒的糾結,修行正念就是讓自己身和心專注於當下,使身體和意念合一,這種合一帶來身心鬆弛,因思想沒有被過去與將來困住,只「在」,「在」就是覺知,簡單來說,「在」就是活著。但對於基督教信仰來說,默觀禱告操練不但要知自已「在」,也要覺醒到我「在」的目的,即我活著的目的,正如依納爵《神操》23號的原則與基礎,開始第一句就是「人受造的目的,是為讚美、崇敬、事奉我們的主天主,因此而拯救自己的靈魂。」靈修操練就是讓我們避免無意識的行為,我們怎樣取用世物和享用世物要看我們受造的目的,有幫助的就可以用,妨礙的就要放棄,有了這準則,我們就自由了,這好比船的錨,錨可以防止船被漂走,因此,當我們清楚知道自己受造的目的,我們就懂得生活,享用自己的自由,不被人七情六慾牽動自己的心,漂浮不定。所以正念不是禱告,正念也不是基督教靈修操練方法之一,因兩者之間有不同的取向。我們生活自由不是在於「專注」,乃是有「原則與基礎」,我們知道為誰而活比專注活著重要,放得下不是觀察呼吸、觀照自己的身體、感受、心和心所產生的物象,乃是到耶穌跟前,我們才可得安息。默觀禱告乃是收斂感官,專注於在我內的基督,在祂內,心靈才獲得救贖與釋放。

本星期五晚靈閱文化社舉辦默觀與正念講座,希望大家在這講座中再次正視基督教默觀禱告,它不是正念,乃是引領我們不斷交付自己,讓我們全心專注於真正重要的事—不是生活,乃是愛。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