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觀禱告是回轉(μετάνοια , metanoia)

默觀禱告是回轉(μετάνοια , metanoia)

一位學員操練耶穌禱文的靈程扎記:

「停了近半年的恆常靈修禱告,今天的起心肝操練,坐定定身體放鬆,呼吸緩慢,進入耶穌禱文時,思想依舊凌亂東拉西扯,對象明明是主耶穌,但好像入了黑洞,親近神變得好遙遠找不到一點光!或許是我生活模式改變了,導致跟神的關係也改變了?我不知道!想用心捉緊神,然而好像伸手入水缸一用力抓住,水就從手裏溢出,發現甚麼都沒有。亦試從環境中聆聽神聲音,但又無聲無息,外界的聲音倒進入耳中,即便如此每天醒來意識到神同在,轉而祈禱又覺被世界牽走,心裏不覺納悶。算了!回轉思想神,自覺在想:「神在做什麼?我在做什麼?」而不思想:「神想我做什麼?我應該做什麼?」內心發覺對主的愛似乎變得平淡,漸漸淡忘昔日對神的熱枕。」

一位在隱修院看的初學生對操練歸心禱告的反省:

「我理解到,離開世俗進入隱修院是為專注地愛天主。但我也想到,沒有一個人天生就是聖人,天生就義無反顧地只愛天主,若然心中有一點愛主之情,這已是多麼值得感恩。一個人走進了隱修院,他不會因環境立即一百八十度轉變,他仍然很愛世界,愛很多令他分心、不能全心愛天主的事。我想起牟敦說過,一個人的隱修聖召不是結束在修院的閘門口,而是需要時時更新。

若然隱修生活是不斷悔改回轉的旅程,我們就得接受:轉變需要時間,忍耐是必須的。聖樂峰修士說過,隱修院為他有兩個意義:一、使他在世界有一角落能日夜無間地讚美天主,二、使他在人間有一煉獄能煉淨自己而成為聖人。他的話說明,隱修生活是煉淨、淨化的過程。

我曾想過,歸心祈禱猶如隱修的縮影,所以我將以上想法套在歸心祈禱中看。正如我們不是天生深愛天主,祈禱時我們也意識到自己不是已經成全了,而是需要調節自己的心歸向天主。試想想,我們生活在五光十色到處分散注意力的環境,也浸透在聲色犬馬擴張慾望的文化,生活充滿焦慮,我們如何一坐下來就能拋開一切掛慮,內心無慾望燥動而處在安寧中,全神貫注在天主身上呢?我們需要時間在祈禱中淨化自己。當我們視歸心祈禱為一趟煉淨、淨化的旅程,我們就產生一個重要的意識:自覺自己需要時間去轉變,也需要忍耐這個過程。如此我們便更有耐心去操練歸心祈禱,讓祈禱改變我們。」

他們的反省,就像一問一答,上主當受讚美!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