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觀是用「皇后」來將死「國王」

默觀是用「皇后」來將死「國王」

         近日《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這套劇引起城中熱話,坊間甚至對西洋棋賽增加興趣。甚麼是后翼棄兵?這是西洋棋的一種封閉性開局方式,這個策略也算是侵略性極強的一種(參wiki)。原來這棋早在十世紀已傳到西班牙,而生於十六世紀的大德蘭(St. Teresa of Ávila, 1515- 1582) 可能對這遊戲很熟悉,故她在《全德之路》以下棋來比喻默觀禱告,她說唯有謙虛才能獲得默觀的恩典,正如「皇后」是用來將死「國王」的。

默想與默觀之所以不同,是因為默觀是上主的恩賜,全是恩典。既然默觀經驗是純粹恩典,沒有附帶任何條件,為何大德蘭說唯有謙虛才能獲得默觀的恩典? 大德蘭引用下棋這遊戲來表達:「從一開始,他就不會擺佈棋局,他以為,只要認識將死國王的棋子,那就足夠了。可是,這是不可能的,除非人完全給出自己,否則這個國王不會給出祂自己。」(16. 4 ) 雖然下棋的目標是將死「國王」;不過,首先必須擺佈棋局,然後是技巧地下棋,用不同策略務求使他們最主要的棋子「皇后」將死「國王」。她說:「在這場遊戲中,最能把仗打好的棋子在是皇后,而其他的棋子都來幫忙。沒有一位皇后,能像謙虛那樣,使國王降服。謙虛能吸引國王,從天上降到聖童貞的胎中; 懷有謙虛,單單一根髮絲簿,就能吸引祂到我們的靈魂內。請相信,誰更加謙虛,就更能擁有祂,誰的謙虛少,擁有祂也愈少;因為我不能明白,沒有愛怎會有謙虛,又怎能有謙虛呢? 我也不懂,沒有謙虛,又怎能有愛呢? 而沒有極力超脫所有的。」(16.2) 若將她下棋的比喻來解釋默觀與德行的關係,我們可以說任何德行都是來建立謙虛的,正如任何棋子都是幫助「皇后」將死「國王」,因為唯有謙虛才能吸引「國王」,使祂到我們的靈魂內。謙虛不是所有德行中其中一種,乃是果子中的果子。

默觀之所以能建立生命德行,是因為在默觀中人愈來愈減少自己,磨滅自己,正如大德蘭說,默觀是忘掉自己,也忘掉一切;謙虛也是忘掉自己,也忘掉一切。在默觀中,聖靈燃點內心的愛火,推使人努力除去自己生命中經年累月形成的積習,或是根深柢固的惡習,來討「國王」喜悅,故若默觀沒有修德,這是假的默觀、假安息。

真正的謙虛,縱然沒有默觀經驗,也勤於操練默觀祈禱,培育成為一種修持習慣,使愛德不斷向外伸展,因為在愛中行走的靈魂,不疲倦,不灰心。大德蘭語重心長的提醒她的修女們:「真正謙虛的靈魂必會滿足於天主帶領他的路。因為這與謙德相關,也是本會院必須具備的; 因為這是祈禱的主要修行,如我曾說過的,妳們要求徹底了解,應該如何勤修謙德,對修行祈禱的人而言,這是極重要的一點,也是非有不可的。」(17.1)

圖片剪裁自 u/OneZoo 。(貼文者)。(2020 年 7 月 28 日)。That’s not the queens gambit or the bongcloud [數位圖像]。來源於https://www.reddit.com/r/AnarchyChess/comments/hz3gdh/thats_not_the_queens_gambit_or_the_bongcloud/,讀取日期:2020 年 11 月 17 日。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