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食與絕食

%e7%a6%81%e9%a3%9f%e8%88%87%e7%b5%95%e9%a3%9f-2禁食與絕食

林子健於10月11日開始為基督教選委一事進行「禁食祈禱/絕食」的抗爭,至今仍他未獲基督教協進會主席蘇成溢接見。對林子健來說,禁食祈禱與絕食抗議兩者是沒有抵觸的。他引用梅頓(Thomas Merton)的說話「了解禱告就是理解社會轉變的關鍵,而靈性責任和社會責任之間並沒有裂縫。」來指出禱告與社會之間的關係。(參http://news.hkpeanut.com/archives/21519)筆者當然被他對基督教會要公平公正的選舉的執著有所感動,與此同時,也記念他的身體健康。但話又說回來,禁食祈禱和絕食抗議當然沒有抵觸,卻並不等同。

一般來說,禁食是一種宗教行為,而絕食是一種非暴力的抗爭行為;前者是一種「不要故意被人看見」的行動,後者卻是一個公開的行動。所以,禁食祈禱不是一種抗爭,它不能等同絕食抗議。世界各大宗教均有禁食傳統,當我們討論禁食,不期然會將它連於靈性的問題。從宗教角度來看,我們可以說禁食是關乎操練靈性的一種方法。簡單來說,禁食是操練離棄(detachment),我們因關注靈魂的需要而對身體的需要暫時離棄,這是一種轉移,我們將身體的需要轉移到靈魂,即由外在轉移到內在。因此,禁食不是目的,乃是一種方法,因著操練禁食,我們培育意志力,因著意志力增強,我們便有更大的耐力即節制來對付生命更大的私慾偏情:貪色、貪錢、忿怒、憂愁、洩氣/懶惰、虛榮和驕傲。當我們對生活有著自制能力,才能活出真正的自己。

將臨期快到了,在這四星期內我們也可以操練懺悔和禁食,懷著感恩與儆醒的心候主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