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空間


今天是宗教改革日,也是踏入宗教改革第499個年頭,明年就是500年,世界信義宗聯會與天主教已計劃了一連串的活動來紀念這個日子,但潑出去的水是不能收回,縱然彼此希望收窄分歧,始終分開了差不多500年,大家已自成特色,各行其是。

新教當時改革教會不單是教理的問題,也改革教會的體制,其中一種是新教取消了修道院制度。自五世紀開始,基督教會已有修道院的存在,設立修道院的目的是讓那些矢志跟隨基督的人能在那裡可以努力苦修和祈禱,追求過一個聖潔的生活,愛基督在萬有之上。沒有了修道院,也就沒有了操練靈性的場所,因此,新教徒要操練靈性就困難得多,因為人是有實質上和精神上的需求,沒有場所這種操練靈性的環境,精神是較難集中,正如人雖然置身在天地之間,也需要小屋來成為生活的原點。修道院的環境塑造了禱告的氛圍,在天地間、在寂靜中、在密室內,內心便漸漸燃點起禱告的火,這時我們真的在禱告了。

但話又要說回來,我們雖然沒有外在的修道院,也可修築內在的「修道院」,就是為自己建造一個隱密處,放上十字架和一支蠟燭,在這神聖空間內,「禱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馬太6:6)正如肯培斯提醒我們:「你若在內心為基督預備適宜的住處,祂就必來到,顯出祂的安慰。. . . 人操練內心就常得見主,與祂有甜蜜的談話,祂也把溫柔的安慰,不凡的情誼,和無上的平安賜給他。」

修道不是別的,乃是在平凡的生活中尋找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