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暴力對付思想

用暴力對付思想

          由於「勇武」抗爭者運用武力甚至暴力在現時香港的狀況,導致大律師們也對社會暴力產生不同的觀點和爭議。暴力不但是使人心裏不安,更是表現出仇恨的醜惡,沒有人喜歡暴力,也沒有人不會不譴責暴力。但原來暴力也有正面的用處,就是用來對付思慮(logismoi)。

沙漠教父提出使用暴力,不過是用暴力來對付思想。有人問老者如何用直截了當的方法來跟隨主?老者回答:「跟隨主直截了當的方法就是用暴力除去自己的思慮,和割斷自己的意志。」 (An old man was asked, “What is the straight and narrow way?” He replied, “The straight way is this, to do violence to one’s thought and to cut off one’s own will. That is what this means.” ) 基督教禱告的發源地是沙漠,在沙漠的寂靜中,教父們發覺到阻礙我們親近主不是外在的敵人,乃是內心的仇敵—思慮。沙漠教父非常仔細觀察自己各種的思想及情緒,他們提醒我們,雜念不是偶然出現的,乃是自然生發的;不是魔鬼塞進來的,乃是我們同意它闖入來的,所以在我們心靈上,不發生雜念是不可能,但我們有自由意志來同意或拒絕它們的入侵,我們要視思慮為我們親近主的敵人,所以我們要用「暴力」來對付它們,即粗暴的反抗它們。反抗就是拒絕的過程,亦即是猛力地捍衛著「善」的價值。因此用暴力來對付思想的意思就是猛力拒絕接收思慮,反抗腐蝕我們的負面思想和情緒。

如何猛力反抗?老者說:「我們用心閱讀,時常默想聖經,就是爲了在我們的記憶裡給神聖思想打開門戶:我們每天一週又一遍地唱聖詠,就是爲了不斷培養我們痛悔謙抑的情緒:我們甘心熬夜,守齋,禱告,就是爲了磨練我們的靈魂使他不再感到世界的可愛,而無心向往天上的事情。」《會談錄》沙漠教父提醒我們猛力反抗不是用力地與思想搏鬥,乃是用最大的意志力來背誦默想聖言、懺悔己罪和禁食禱告,沒有運用意志力來操練背誦聖言,是沒有能力拒絕雜念,那就沒有安靜可言,我們唯有在反抗中才能獲得自由。

當社會的暴力增加,我們的恐懼也隨之而增加,恐懼使我們不自由,就連我們晚上出入的自由都減少了。無論如何,靈閱文化社在十一月仍嘗試開辦夜間課程,不是我們沒有恐懼,乃是我們學習:當我們在生活中,接受自己生命中許多痛苦和一些無法解決的問題時,我們就接受上主的臨在;我們學習:當我們在生活中以開放的心接納內心的不安和沈重時,我們就是與聖言/基督相遇;我們學習:當我們在生活動盪中聽到內心的吶喊,我們就是經驗到聖靈為我們在嘆息禱告了。

願我城平安!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