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燥卻又不想停止的祈禱

枯燥卻又不想停止的祈禱

作者:勞漢傑

大齋期將盡,守節期的經驗告訴我,守齋節制慾念,省下金錢賙濟窮人並非最困難的事,更難的卻是每天抽一段時間靜心祈禱。最近學習耶穌禱文,剛好讓我在大齋期更多祈禱。我之前沒有以耶穌禱文祈禱,今次操練覺得耶穌禱文相比其它祈禱方式的獨特之處是,不斷呼求主耶穌的聖名。平常我的祈禱都是向天父祈求,最後奉主耶穌的名結束,這沒有不妥,只是我少有直呼叫主耶穌聖名的經驗。在唸耶穌禱文中,我覺得與主耶穌更親近,也漸漸理解為何有些詩歌說到耶穌的名字很甜美。

先說一下我每晚祈禱的過程:我先向上主獻呈以下這段祈禱時間,求主聖靈引領我祈禱。然後我調整呼吸,安靜一下,吸氣時唸「主耶穌」,呼氣時唸「神之子」,再吸氣時唸「憐憫我」,再呼氣時唸「這罪人」。如此重覆唸禱文十五至三十分鐘,最後以主禱文作結。

最初,我十分鐘也未能入靜,常顧及呼吸有沒有配合禱文,呼吸暢不暢順,坐姿夠不夠直,又想起祈禱後想做的事。後來好一點,入靜較快,但安靜以後就是與睡魔爭持的時候,常常徘徊在睡與醒的邊緣,一失定力睡著了,醒來又重新呼求耶穌,好像那麼短的禱文也唸不完,只唸到「主耶穌」。有時精神狀態好,入靜後在禱文停頓的位置,例如在「主耶穌」與「神之子」之間,雜念偷偷切入,有時是與自己內心對話,有時是莫名其妙想起一個不認識的人說的話,有時是過往或現在的生活影像,這些雜念都引走我對禱文的專注。這時,我再唸禱文,回歸祈禱,有時成功會加強我的專注,有時又睡著了。這是我大部分以耶穌禱文祈禱的經驗。

然而,有一次祈禱,我唸禱文的專注好像覆蓋了雜念,好像雜念在祈禱之下,騷擾不到我。又有一次祈禱,我唸禱文唸得特別慢,呼吸也很慢,特別能專注在祈禱中。雖然沒有很大的感受(例如很喜樂、很火熱),但我祈禱後回想,祈禱時感覺很平靜,而我相信是上主與我同在帶給我平靜。而最近也有一次祈禱,我每次唸「憐憫我」時,彷彿注入了我對主耶穌的愛,一次一次投向衪,令我有種不想停止祈禱的感覺。這次經驗令我想起《俄羅斯朝聖者之旅 與 朝聖者的再出發》一書中的一句話:「『憐憫我』,不僅意謂著由害怕而引起的乞求寬恕的渴望,而且也是兒女愛的呼求……」(178-9頁)

雖然在祈禱的過程中,絕大部分經驗都是枯燥的,但我相信上主悅納我的祈禱。有一次讀到「浪子回頭」的經文,我想起《俄》一書中另一句:「你說的只是一句簡短而冷酷無情的話:『求祢俯聽,求祢垂憐』,上主也降來,摟著你的脖子,親吻你。這就是天父對我們的愛,我們不配領受的愛。」(153頁)我相信上主就如「浪子回頭」的比喻中的父親,十分期待我們回歸內心祈禱,親近衪。所以,讓我們懷著信心,再次祈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