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聖行(Pilgrimage)

朝聖(Pilgrimage)

一聽朝聖,我們會聯想到去耶路撒冷,經歷基督走過的路。一般新教徒對朝聖甚為陌生,以為「朝聖行」就是去以色列。「朝聖行」在中世紀時期已盛行,早期基督教會因著羅馬帝國政權的迫害,許多信徒為主殉道,為福音作了美好的見証。在教難時期,基督徒會到殉教者的遺骸前舉行禮拜彌撒,分享殉道者的堅定信仰。漸漸地這傳統得以建立,朝聖行也成為基督徒的靈性操練,藉朝聖遠行,通常是選取有靈性重要性的地方作為默想站,朝聖者在那裡敬拜,反省信仰,堅定自己愛主的心。

靈閱文化社於去年十月底舉辦了日本長崎五島的朝聖行。我們選取了長崎的一個山丘和五島內不同的教堂來作默想站,在每個站內我們與這些殉道者相遇,被他們對基督如死之堅強的愛所感化,藉此來重燃愛主的心。在長崎我們參觀了二十六聖人紀念館,這館是在長崎的一個山丘上,建館的目的是記念一五九七年二月五日在這個山丘上有廿六位殉道的基督徒被釘在豎起的簡陋十字架上,其中最年輕的一位基督徒是年僅十二歲的荊木君(Ibaragi Kun),他們在這山丘上為主殉道。根據歷史學家的記載,當周圍的人用長矛戳他們的身體時,他們口中吟唱著詩篇第一二二篇。日本基督徒受逼迫的情況,一直持續了二百七十年,許多基督徒因政府迫害而四散,有些逃到附近的島嶼,即現在的五島,他們成為隱藏的基督徒(Kakure),在隱藏的日子中,他們從未放棄過守主餐和禱告,直到一八六四年,日本再次開國,他們才再重見光明。所以五島的教堂群也成為我們的默想站,這一間間的教堂是隱藏基督徒的後人親手所興建的,為的是要見證他們的祖先是沒有因為受苦而放棄信仰,耶穌是生命的至寶。由於日本歷史學家盡量隱藏這段宗教迫害史,所以大多日本人包括日本基督徒對這段歷史完全陌生,正如我們與一位叫奈切的信徒傾談時,他很感慨的說:「我為日本政府隱藏這段宗教迫害史深深感到難過,這是不應該的。」當他說這句話時,眼光仍泛著淚水。奈切伯伯是潛伏基督徒的後裔,他親自告訴我們南原教堂是如何用血和汗造成。

靈閱文化社將於今年五月再舉辦平戶長崎五島朝聖行,當我們嚮往去耶穌活過的地方–耶路撒冷朝聖時,原來長崎五島也是一條具有重大靈性意義的旅程,這處雖然沒有耶穌到過的痕跡,卻找到為耶穌活過的生命,它的確是會為我們的人生—這條朝聖的旅程加油,重拾生命意義和力量,為主再活過。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