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信聖徒相通–談讀靈修經典

作者:勞漢傑

為何自己喜歡讀靈修經典?有一次與友人談看書,他說曾看過靈修經典,感覺倒不如讀靈修材料,作正正式式靈修,又或看特定課題的信仰反省書,可以循作者思路走一回,但讀靈修經典總是不知其趣味。這引發自己的反省:為何要讀靈修經典?為何自己喜歡讀靈修經典?

首先,讀靈修經典最令我賞心悅目的是一份共鳴。雖然很多時,我看靈修經典是因它們響噹噹的名堂,有時也會功利地想在書中內容找一些靈修的法門,但看多幾本,大部份說的也相仿,所以,若單為學習靈修方法,坊間一些靈性操練入門書,已經足以讓人系統地認識這些方法。而我仍然埋首在原典裡,為的是與一眾在教會歷史中最虔誠的人相遇,親身與他們對話一番,看他們與上主的互動,看上主怎樣深愛他們,也看他們怎樣深愛上主。說到對話,其實是透過一份共鳴來相通,來被觸動,然後有時突然閃過了他們的叮囑:「將自己交託給上主」、「切勿隨便開罪尊榮的君王」、「讚美衪如同在永生所作的」、「聽衪的話」、「愛衪並事奉衪,你為此而生」,這些語重深長的勸誘,使我重拾一份信靠,不再擔憂,知道自己所屬,心裡有一份小確幸(幸福感)。我不是在看書,乃是與他們對話,傾聽他們的叮嚀。

讓我再具體分享與聖徒相通即產生共鳴是怎麼的一回事?當我們看聖安當和聖方濟的傳記時,有一件事深深觸動我,他們在聽到人家唸聖經或自己讀經後,聽到看到主說要撇下一切作衪的門徒,他們立即變賣所有跟隨主。聖方濟照耶穌差遣門徒的話,不帶一分一毫,出去托缽傳道。他們完全照聖經的話去做的那份順服,並對上主持有的那份信靠,是我所渴求的。而我有這樣的渴求,也是從潘霍華的《追隨基督》而來的,他說到很多人解釋聖經,卻沒有照字面意思去做。我想,一個基督徒想照聖經的教導行事為人,並不希奇,但有些虔誠的人做得很「足」、很完全。讀到他們的經歷時,我心裡就有份感動,彷彿喚醒自己:這樣做豈不是我的願望嗎?做這樣的事不是很正碓、是應該的嗎?

最近,看過大德蘭的著作。當然,主要目的是向她學習祈禱,但讀下去,她在禱告時所獲得的密契經驗可以說是得天獨厚,全是上主的恩典,但她的禱告經驗於我有什麼意思?我被她所感動的,不是她有那麼多的禱告經驗,並獲得上主那麼多的恩寵,乃是她獻身一生祈禱服事主,單是這點已叫我驚嘆。我覺得,相信祈禱的人已不多,堅持祈禱的更少,獻出一生祈禱的絕無僅有。她修行祈禱的決心和她在祈禱中的愛是很誇張的、很不可思議的。我學習祈禱是因為自知對主的愛是多麼的微少,但當操練祈禱時,我多麼不情願與主親近多一會,事實上有很多事比祈禱來得實際,我發現自己修行祈禱的決心少得嚇人。看她的著作,大德蘭好像對我說,要有決心恆心祈禱,主不虧待衪的朋友。同樣,我在聖依納爵的生命中,也找到對主那份大得驚人的愛。從他們身上,我能看見不求名利,卻在信仰上熱切追求的虔誠生活,雖然我不能如聖人般如此信靠主和深愛主,但他們激起我對主的渴慕,這份渴慕帶我與聖人相通,喚醒自己要渴慕敬虔。

操練靈性生命就好像走一趟朝聖之旅,而閱讀靈修經典是走這條朝聖之旅的滋養。每當走得灰心、走到無力時,大家可以瞧瞧那些曾經走過同一條天路的聖徒,他們如同雲彩的見證人,同證著愛主是一份堅持、是不斷依恃和更新洗禮時的承諾,這份承諾就是意志上的愛,即持久、忠誠的愛。因著他們的見證,我們從此得力再奔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