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念省察與慾念覺知

 

(圖片來自liveanddare.com)   

 

 

由於近年間正念修行在社會不同群體中興起,它已成為一股正念運動,這股運動彰顯了人間佛教的「去宗教化修行」的成功,大開方便之門。許多基督徒也接觸過正念,有些人不知不覺間甚至將它等同默觀。驟眼看來,兩者都是正視人的心靈,並兩者都強調安靜和專注,但再看操練的目的和方向,兩者便截然不同。

筆者以憤怒這慾念為例來讓我們辨識它們不同之處。憤怒是我們內心的一種正常情緒,它可帶來正面或負面的慾念,正念修行是強調當憤怒生發的時候,我們覺知它,看著它,不作多想,當停止繼續想,它就很快下去了,這是正念一個基礎信念,單簡來說,正念是對現象當下的清澈覺知(lucid awareness),或用心理學詞彙表達,是單純的自我意識。當我們只單單看著憤怒,意識它「在」,它產生之後就會消失。但在基督教靈性操練的慾念省察中,當我們意識到憤怒,我們的靈修祖師爺約翰迦仙提醒我們:「當不正當的思想在不知不覺中從我們的心底冒出時,我們用痛悔之情制止它們,糾正他們,. . . 是要經過理智的干預將忿怒的囂張氣焰壓下了。」換言之,我們不單是意識到憤怒,我們只看著它卻沒有自我省察,這個外在現象即忿怒仍沒有構成任何內在知識,那麼單看著它是不足夠看見真實自我,正如當自己站在鏡子前,你只自看見自己的眼睛,看不見自己的眼神;只看見自己的外貌,看不見自己的內心。省察就是讓理性介入,對憤怒這現象作出辨識,檢視自己的內在心靈狀態,究竟內心的慾念如憤怒、憂愁、虛榮、驕傲等如何構成真實的自己。

能鑒察是在於守安靜,唯有心靈的平靜安穩,我們才看清被隱藏在表象「背後」的「真實」自我,我們再不是阻止忿怒發作,或發洩怒氣,乃是對付憤怒的根,那個驕傲的自己。靈閱文化社於五月開始另一組的靈性操練—慾念省察,我們不能阻止慾念在靈魂內靜止不動,正如我們內心不能沒有希望或恐懼、歡笑或憂愁、憤怒或喜樂,問題乃在於如何好好掌握它們,把它們引進靈性的成長,不偏不倚來發揮生命的美德。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