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凝視

愛的凝視

一般來說,最容易使人放棄操練默觀禱告的原因是雜念。雜念引致分心,分心叫人難耐,因我們感受到禱告在浪費時間,磨滅了我們持續操練的動力。其實基督教的靈修師傅差不多每個都經歷過這階段,但也熬過了,所以他們留下許多不同方法來對付禱告時的分心。大德蘭認同操練心禱很沉重,她說:「雜念如此地狂野,就好似一個難以被束縛的瘋人一樣。」她明白我們的爭扎,同情我們的感受:「我們所忍受的試煉,都無法與這種內在的爭戰相較量。」她教我們對付分心與沙漠教父的教導有所不同,她的對付方法是使耶穌臨在我內,花時間與這位好朋友在一起,注視祂。

在眾多靈修師傅中,大德蘭可算是教導默觀禱告最清晰的一個。基本上她總結心禱的重點是注視耶穌,她說:「我並不要求妳們思想祂,也不要求妳們做許多推理或偉大崇高的思考。我只要求妳們注視著祂。」(《全德之路》26-29)注視主對大德蘭來說是表達對主的渴慕,正如詩人說:「僕人的眼睛怎樣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樣望主母的手,我們的眼睛也照樣望耶和華我們的神,直到他憐憫我們。」(詩篇123:1-2)。內心注視主,即是收心,故她稱默觀禱告為收心祈禱。收心的意思是將自已所有感官功能收斂下來,她解釋:「妳們必須了解,這收心祈禱並非超自然現象,而是我們能渴想,能依靠上主的助佑,努力獲取的,若無上主的助佑,我們什麼也做不成,甚至沒能有一點好的想法。收心祈禱不是官能的靜默;而是靈魂將官能封閉於其內。」(全德 29.4)「靈魂將官能封閉於其內」究竟是甚麼意思?原來大德蘭這裏所教導是引用十四世紀一位著名的靈修師傅希爾頓的指導,希爾頓在他的著作《靈程進階》指出,注視耶穌就是收斂感官功能,不向外張望,也不會逗留於外在官能所碰到的分心走意當中,不理會從肉體感官中所感到激動的東西,不管它是愉快的或是痛苦的,苦澀的或是甜蜜的,合意的或是討厭的,歡悅的或是憂傷的—就是會使你的思想和渴慕從你對耶穌的愛拉下來的感受,統統都不要過問它,不要故意去接受它,不要讓它們在自己心中停留太久。唯一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思想緊緊地與對耶穌的渴慕編織在一起,使它變得結實,這份渴慕會帶我們到達我們主耶穌的完全的愛中。即使這份結連只是片刻時間,只要想起來上主在我心中和我同在,就很有益了。(《靈程進階》,卷二)希爾頓繼續提醒,我們注視耶穌,這份「注視」是一種屬靈的看見,我們不是看見一個有形有體的耶穌出現在我們面前或是在我們的腦海中,乃是祂那份看不見的能力暗中同在(《靈程進階》,卷二)。這種注視是屬靈的,因為它超越五官感受,整個注意力能集中地意識到上主臨在。那麼禱告就是聖靈將我們思想與耶穌編織在一起,經過重覆交疊過程,便形成愛的凝視。

由此看來,基督教歷世歷代的靈修師傅,一個又一個不厭其煩的提醒我們、激勵我們,操練心禱是一種意志的行動,因為當我們不斷堅持望着這位愛我們的主,起初的困難漸漸就變得容易了。並且久而久之,它就會成為一種心靈的自然反應,而不必由我們自覺地用什麼力量去維持它。這樣,凝望主就成為我們身處在瞬息萬變的世界中的力量和安慰。

就讓我們在十一月四堂學習大德蘭的教導中,透過她的默觀經驗增強我們對主的渴求,正如她的呼求:「主,請賜給我這水。」這份渴慕就推動我們前行,推使心靈進入那份完全之愛的情感中,享受愛主和被主所愛的幸福。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