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生信心

恐懼生信心

2021 年我們雖然仍受困於COVID,但香港人卻不受困於香港,2021對香港人來說也是「逃亡」的一年,我不需要用大堆數字來証明有幾多人和家庭逃離香港,但在這年底,問問自己吃了幾多次道別晚宴、去了多少次機場送別?逃離是因為懼怕,一份不確定感厚厚的籠罩香港,香港人不得不思考去或留。正如耶穌時代,因著羅馬社會和政治非常不穩定,約瑟和馬利亞要帶着嬰孩耶穌逃亡到埃及。恐懼原來是如影隨形的伴隨著人類生活,它喚醒我們甚麼是信心。

靈性操練的慾念省察所要檢視的七種偏情,是沒有恐懼這情緒。基本上我們將恐懼的情緒歸納為憂愁,因這兩種情緒歸根究底都是因為對將來只看見問題和威脅,在處於極度不安的心理狀態下,思想就像在迷宮中迴圈著,憂心忡忡。伊域格屈斯(Evagrius)這位靈性師傅指出,當情緒與慾望不受理性的控制,便會產生偏情。那麼當我們的恐懼不受理性控制時,便會產生憂愁,所以,恐懼與憂愁是同一伙的。當人內心擔驚受怕,往往便會推使我們做出一些沒有理性的行為,猶記得去年三月,我們因口罩慌而四處排隊撲口罩,即使商店已派完買口罩的籌,人群仍不肯散去,好像等待奇蹟出現。恐慌凍結我們的記憶,忘記了思考,以致衍生沒有理性的行為。大家試想想過去這二年,我們活在疫情和政治的恐懼中,曾經做了多少次沒有理性的行為?究竟我們如何從恐慌中走出來?是否打了針又或走到一個新環境可以消除內心的恐懼?既然恐懼是人類生存的一種情緒,我們如何轉化這情緒,成為一股正向的能力?伊域格屈斯繼續提醒我們:「這些意念是否影響我們,並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但是它們駐留與否,或者攪動情緒與否,卻是我們可以決定的」(Praktikos, 6)。因此,我們是可以決定不讓不安駐留在靈魂之內,攪擾我們的情緒。縱然心理學為人類內心恐懼提供了不同解決方法,但始終,恐懼是與信心關聯的,而抵抗不安的唯一的出路就是信任上主,而對主的信任是由操練禱告生發的。

將臨期我很喜歡操練Maranatha這短禱(參靈閱文章2020年12月文章《Maranatha 主,我願祢來!》) 當內心配合著呼吸,慢慢背誦著Ma-ra-na-tha,心裏不期然對主產生一份渴慕之情,經歷箇中難以言說的平静、安寧、寬恕和療愈。讓我們在這將臨期第二個星期,每晚擺上十分鐘時間用這短禱來親近主–「Ma-ra-na-tha ! 啊主,請來! 」,我深信你會經歷上主的安慰—就是祂會接納你在恐懼中的脆弱與不安,不但如此,祂更賜予你力量,憑著信踏上每一步,活出在恐懼中的自由。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榮休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

Facebook
Facebook
YouTube
Telegram
WhatsApp 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