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論三位一體》認識意志

從《論三位一體》認識意志

作者:曾志明

「你們出去到底是要看什麼?」(馬太福音 11:8

        神是我們的生命之本、幸福之源,如果我們想要在人生中竭力地追求幸福,我們便要看到祂、找到祂。但人的困景是:人似乎是經常處於「不能看到我們看不到的東西」(「不能看到我們不能看到的東西」(15・3・16, p465)。奥古斯丁對如此可悲的處景作出以下的描繪:「我們已變得如此地習慣於物體,以致我們的興趣(Interest)以這樣一種奇怪地持久的方式滑回去並投向外面、投入到它們之中,……總是又會跑回到那些物體上去,並且在心靈得病的地方方尋得安適自在」(11・序・1, p307-8)。若然你想將這個心靈的疾病,如伊甸園內那對男人和女人般諉過於蛇的話,奧古斯丁會不能認同,因他認為這全歸因於我們自己的興趣、我們自己的喜好、我們自己的選擇-這就是意志的問題。

        所有世物都是獨立地存在世上,原本與我們亳不相干。我們與它們的關係是「從被看物體的模樣出現了那在看的感官中產生的模樣,從這一模樣又出現了產生於記憶中的模樣,而從這記憶中的模樣又出現了產生於思想中的模樣」(11・3・16, p330)這樣一層一層地由外到內連結出來的,問題是世界上有如此多事物存在,那為何我單單看到這個,沒有看到那個?而看到的也未必能記住,那為何我偏偏記住了這個,沒有記住那個?同樣,地記住了的也未必會想起來,那又為何我就是想起了這個,沒有想起那個?實情是:我意欲看見這個,喜歡記住這個,熱愛想起這個。「正是意志將感官連繫在物體上,同樣是意志將記憶繫在感覺上,(也是意志)將思想的注意力繫在記憶上」(11・3・15, p329)。某些世物對我們產生的誘惑只是一個挑釁,不是命令,是我們自己同意這個誘惑,是我們自己認為某些世物是至善的,是我們自己深深愛上了某些世物。

        這裏帶出了奥古斯丁兩個他很重視的教導:第一個是對於他來說,「我們享受所知之物,當意志為物自身的緣故而愉悅,在其中得安寧時,便是在「享受」;若以一物為手段達到另一物,則是在「使用」。使人生變得邪惡應受嚴責的不是別的,正是使用不當和享受不當」(10・3・13, p298)。第二個是「倘若愛與創造者相連,是「仁愛」;倘若受造物由於它自身的緣故而被愛,那就是「貪愛」了。這時你若使用它,它就不是幫助你,而是在你對它的享受中腐化你了」(9・2・13, p270)。

        此外,當奥古斯丁對擁有記憶、思想(理智)和意志的心靈作出深邃的沉思時,對意志再有另一個發現:「假如我們只是記得我們所曾感知之物,只是思想我們所曾記憶之物,那麼,我們又怎會常常思想虛假之物,……這必定是意志,必定是意志通過記憶的庫存將正在思想的注意力引到它喜歡的地方,形成它,並促使注意力在我們記得的東西這兒取一物,那兒取一物,思想我們並不記得的東西」(11・4・17, p332)。「意志有編造的能力,它不僅可編造已被遺忘了的東西,甚至還可編造從未被感覺或經驗的東西;它能夠通過增加、刪減、變換、隨心所欲的拼湊等等從還未被記憶失落的東西裡來組成它們」(11・2・8, p319)。原來我們的心靈之眼所看見到的,可以只是自我「隨心所欲」地幻想出來的虛假東西!

        至此,若然你因為奥古斯丁如此這般介紹意志,而使內心產生對它感到失落和惘然便大錯特錯了。正正因為意志是「隨心所欲」,擁有强大的能力,能使「心靈帶着愛意長久地思想着事物並因關懷之膠而與它們黏在一起」(10・2・7, p290-292),但不欲也是一欲,所以意志也可「隨心不欲」,「意志將它們繫在一起、集合在一起的東西,但解開和分離它們的東西,也是意志」(11・3・15, p329)。故此,意志原來既是膠水,又是溶劑;意志選擇去看什麼,也可以選擇不去看什麼。

        今天,我們學習了不同的默觀禱告方法後,我們必需要持續地去實踐它們,無論是透過個人靈修,或參與共修和退修。特別對於我們這些生活急促繁忙的都市人,先在一個固定的時間和良好的環境去操練尤其重要,因為這些初時看來或許會讓人感到乏味的操練,並不是單單在掌握知識和技巧,而是在更新改變我們的意志,慢慢地去調校我們的「興趣」,修正我們心靈之眼的「視力」;由「看世界、愛世界」轉向「看見主、愛主」是要操練的。而奥古斯丁這位教會聖師原來不單是傑出的主教、哲士和文人,更是位嫻熟的屬靈導師,他精練的指導我們如何運用意志去控制和修正我們的感官感覺、記憶和思想:「意志通過移動身體將身體的感官從被感覺的物體上分開,或者避免感覺,或者停止感覺某物;……記憶之被意志從感知上轉開,發生在意志指向別物,不再將自己固着在所現之物上時,……最後,意志將有意注意從記憶所藏之物上面轉開,其方式只不過是不去想它罷了(11・3・15, p329)」。寥寥數語,一矢中的。如此,我們要孜孜不倦地操練收斂心神,捨棄對世物的感覺、記憶、注意和思想,以帶有強烈欲望的意志去選擇單愛上主你的神,單單想去看見祂。

        故此,如欲與神「如膠似漆」的結連,真是「成也意志,敗也意志」!

註:文章內的引註出自於  奧古斯丁著 周偉馳譯《論三位一體》商務出版2015/9

曾志明(靈閱文化社靈性導師)

職業:醫生;興趣:操練默觀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