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論三位一體》認識心靈之眼

 

從《論三位一體》認識心靈之眼

「你要我為你做什麼?」他說:「主啊, 我要能看見。」(路加福音 18:41

作者:曾志明

        回想這幾年跟不同的信徒分享默觀時,常常會聽到一個二分的說法:熱衷於退修和操練默觀禱告的是出世的信徒,而努力向他人傳福音和在生活作好見證的是入世的信徒。我們把信徒和世界的關係作出如此的二分,可能會錯過神在創造上精奇的作為和奧妙的創意,我們如何能在抽離中擁抱或在擁抱中抽離?

        首先,若我們要能在抽離中擁抱,關鍵是要能看見。奥古斯丁在《論三位一體》中如此說:「上帝就顯出適合我們逆旅所需要的徵象,規勸我們,我們所尋求的並不在此世,我們須以此世此物回到萬有之源」(4・1・2, p121);又說:「所以神的藝術所創造的萬物,在本身裏面表現了一種統一、形式和秩序。……我們藉著所造之物(羅1:20)來打量創造者時,……他的迹象以得體的方式在受造者中表現出來」(6・2・12, p199-200)。由於我們所相信、所熱愛和所委身的是一位看不見、明不了、超越在萬有之上的神,祂以世界的諸事物幫助我們達到(或歸回)祂那裡。所以,我們與世界最好的關係是以之視為手段、作為工具,助我們由入世進入出世,而其中的關鍵是:我們要能看見。

        「我們要能看見」是否意味著我們是沒有看見應看見的東西?世界內的萬事萬物,彰顯著神的美善。但神不在世界中,而是世界在神內,神是超越世界的萬有。我們的肉眼,只能看見世界的事物,並不能看見神。神是個靈,我們只能在心靈之眼(acies animi)裡,即以另一種視力去「看見」祂。什麼是心靈之眼?它在那裡?它如何看東西呢?若然想回答這些問題,我們會遇上第二個常見的二分法:人之身體和靈魂。奥古斯丁對人之觀念的教導是,人固然是一個擁有肉身和靈魂的共體,靈魂是肉身的生命,使之活著地生活。而他所強調的,人之謂人,是在於人有一顆心靈(animus),使人擁有高貴的理性和理智,把人獸俱有的靈魂(anima)區别出來(15・序, p447)。「一具屍體也存在,一頭野獸也生活,盡管兩者皆無理解力」(10・3・3, p297)。人身在世,要認識世界才能生活。人觀看世上的事物,是透過肉體上的眼睛(感覺官能的其中一個器官)將物體的形式變化為視覺的形象,再將之存入記憶,產生記憶的印象。理性的心靈讓人以思想回憶,想起儲存在記憶中的某個印象。與肉眼相似,心靈之眼是「意識(即心靈)的一種觀看」(15・3・16, p465),所以理性就是我們心靈的眼睛,我們藉它可思想上帝、可看見上帝。當我們將思想凝視著記憶中的某個印象時,在思想內產生「內在的視覺」的另一形象(11・2・6, p315),我們能在此看出即使記憶印象「被一種物體形象的暗雲所遮掩,也仍不會被它們攪混」(9・2・10, p268);我們就是在這個內在視覺的形象中,能「看見」非物質、靈性的事物。奥古斯丁對之以善與善物來闡釋:「除非有一個不變的善,是不會有可變的善物的。當你聽到此善物和彼善物時,如果你能夠沒有這些因分有善而為善的東西,覺知到那事物因分有它而為善本身(即意識到善與善物的分別),並且在聽聞到此善物和彼善物時,理解了善本身及此善物和彼善物,然後你若能將此善物和彼善物放到一邊(即將善從善物中分開出來,忘記世物),去覺知善本身,則你就能看見神了」(8・2・5, p235-6)。能夠用心靈之眼看出塵世之物據以受造又不屬塵世的永恆真理-「相」,他稱之謂「智慧」。「智慧的事物不像物體固定在空間的某處,而是固定在非物體的本性中;它們是可理解的,因而是心靈的尋視可達到的,正如物體是身體感官可見可觸的」(12・4・23, p359)。

         奥古斯丁的教導對我們看屬靈屬世有兩點平衡的提醒:第一,當我們在操練默觀禱告時,都必然會經驗到藉著受造之物來開展我們的禱告。無論是大自然內各樣宏觀或微觀的景緻、生活中遇上的各種人和事、聖經經文所承載的精彩內容或靈閱中的一句一字等,都為我們提供了豐富的資源以思想去默想關於神的事情。但無論它們給予了我們多少的甜蜜和亮光,緊記它們只是路途上的一站、天梯上的一層,請不要駐足在它們身上,更不要喜愛它們,遑論以它們為滿足,皆因它們不是神自己,這也點出了默想和默觀的分别。我們在默觀中,是要正確地使用它們,以心靈之眼「看穿」它們,智慧地看見「真相」,一瞥超越之至善。第二,每當我們在操練默觀禱告中,可能會隨時想起好吃的食物、人間的情愛、任何悦目的東西或各種精深的學問等生活的大小事情而出現分手走意時,若果我們能輕輕放下當然是好;不然的話,我們也許可以嘗試去使用它們,藉著它們來透視和領悟「生命之糧」、「永恆不變的愛」、「美」、「智慧」等超然之物,讓我們的心靈與「善」更貼近。其總意也就是「物物而不物於物」。

        默觀禱告就是我們經歷在抽離中擁抱或在擁抱中抽離,即是說,我們在看見美善之物能擁抱至善,但與此同時能辨識至善是超越的,祂在我們之上。「水能載舟也能覆舟」,受造之物對我們是敵是友,觀乎我們如何使用它們,觀乎我們想要享受什麼,觀乎我們的「心靈之眼」究竟能看見什麼。

  註:文章內的引註出自於  奧古斯丁著 周偉馳譯《論三位一體》商務出版2015/9

曾志明(靈閱文化社靈性導師)

職業:醫生;興趣:操練默觀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