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夜中歌唱

在黑夜中歌唱

             最近在網頁上看到在【47 人案】中被囚的議員寫的獄中書簡,他們盡量寫出在監獄內生活的花絮,甚至自嘲的笑說:「雖然監獄是紀律嚴格,但同時又充滿生趣。」(參【阿廸家書】) 這是他們在生命磨難裡淬鍊出來的「幽默」,因為他們每天會有很多習慣來令自己忘記正在坐牢,或正被困著。但當夜闌人靜、當晚上牢房門再被鎖上之時,內心那種再不能騙自己的真實情緒不期然地走出來—「自己是被困著的」,心靈落入一剎那的黑暗。

         在靈修神學上,許多靈修大師都用「黑暗」來形容自己的默觀經驗。黑暗不是黑夜,因為黑暗是沒有層次、沒有色彩、沒有光,甚麼都看不見。德蘭修女曾經寫下她心靈經歷過的黑暗,她這樣描述:「黑暗就是我甚麼都看不見–甚至是我的思想和理性,神在我心靈內完全是一片空白–我心內沒有神–內心痛苦的渴望卻是如斯的大–我只單單的渴慕神 . . .內心的煎熬和痛苦我沒辦法來解釋。」 (參靈閱文章《德蘭修女與心靈黑夜》) 我們可以說德蘭修女的靈性經驗正是十架約翰(John of the Cross 1542—1591)所寫的《心靈的黑夜》最佳詮釋。「究竟誰是十架約翰?」若我們要研讀十架約翰的詩和他所寫的著作,我們必須認識他的生平。

         十架約翰只活了四十九年。在他短促的人生中經歷了豐盛的生命,豐盛不是指他生活上的富足,乃是他心靈上的滿全。他人生經歷了最濃厚的黑暗,深沉而漫長的黑夜。 他用他在生活上所經驗到的黑暗來比喻他與上主的經歷。他告訴我們:「上主剝奪了一切光輝燦爛,給他們關上了門,和可以從上主恩惠的泉源中嘗到的甘飴 . . .  將他們留在深黑的暗夜裡,他們因此不知何去何從 . . .  他們的內在感性,完全沈溺在這黑夜裡,變得乾枯無味。」就是因為十架約翰經歷了在生活上黑夜的考驗, 他的歷練和他的不幸將他帶進與上主一份刻骨銘心的愛情,他遺留下來給我們的,是他滿有深度的靈修著作。

         十架約翰的黑夜發生在他三十五歲那年,即1577年間, 他遭到加爾默羅修會保守派即非赤足修會的逼害,由於非赤足修會視他為叛徒,曾經綁架了他兩次,最後一次在托利多 (Toledo) 的隱修院,他被關在一個只有九英尺長、五英尺闊的壁櫥裡,其實這壁櫥以前是廁所來的。約翰被囚禁的目的,是保守派修會的弟兄要他放棄在修會內改革。約翰在這裡共關了九個月,他除了每週三次因著被自己修會的弟兄在他們用餐時拿他出來鞭打外,其餘時間都是困在這動彈不得的壁櫥內、在黑暗裏。但在他的黑暗期,他綻放了他的《心靈讚歌》(Spiritual Canticles),又歌唱了《黑夜》 (Dark Night) 。最後,他原諒了逼害他的弟兄,並說:「在那沒有愛的地方給予愛,就會引出愛來!」( “Where there is no love, put love, and you will find love.”) 黑夜絕非黑暗,因著愛,黑夜有如白晝的光明。

         約十四年之後,1591年,約翰經歷人生中另一次黑夜,亦是他最後一次的黑夜。他遭到自己會內新任會長排斥,那些醜陋的誹謗鋪天蓋地來攻擊他,因而喪失修會內重要職份。在心靈受盡折磨之時,他患上了丹毒,腿部嚴重發炎,發燒不退。當他生病時,他選擇去烏韋達市(Ubeda)一個貧窮隱修院治療,因著那裏的院長持續攻擊和羞辱他,也不給他適當的治療,他腿部潰傷擴散,後背出現一個比拳頭大的腫瘤,終於三個月後,在1591年12月13日晚,他與世長辭。在他離世之時,他不斷的說:「上主,我將我的靈魂交在祢的手裡。」(“In manus tuas Domine commendo spiritum meum”。) 在他受盡藐視和被逼害的人生中,他的回應是:「我是在空無(Nada)中,我也看到我一無所缺。」

        祈願一切活在苦難和不幸中的人都能看見「從未見過如此清澈、顯耀與明亮的光芒;我知道一切的光都是從它而出,儘管是在黑夜裡。」 (《心靈黑夜》)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