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融是學習聆聽

共融是學習聆聽

泰澤團體標誌著共融。這團體是由來自世界各地的基督新教與天主教信徒所組成,現今已超過一百位弟兄在這個團體內生活,一起勞動、祈禱及默想。因著他們來自不同地域,有著不同文化和語言,泰澤團體的確代表了許多基督教傳統, 他們更可以成為一個 “群體的比喻”(a parable of community),標誌著共融。泰澤所標示的教會共融,是一個沒有籬笆的群體。

甚麼是一個沒有籬笆的群體?如何能拆除群體之間的藩籬?泰澤羅哲弟兄說道:「傾聽並繼續傾聽……那些一生都能善用直覺來聆聽的人,是能明白那些超乎語言所能表達的內心傾訴。」我相信群體能建立圓融的關係,展現共融,聆聽是首要的靈性操練,正確的聆聽是能聽到最真實的聲音,以及包容不同的聲音。而學習聆聽別人的聲音,是由學習聆聽自己的聲音開始,而學習聆聽自己的聲音,是由學習聆聽外在的聲音開始。

操練安靜,是由聆聽開始。許多人以為聆聽很簡單,這是人的本能,不須要學習的,更遑論操練。我們渴想安靜,尤其是當我們操練默觀禱告,時常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無論是在教堂內或是在郊外,盼望在一寧靜的環境下,可以安心、放心的禱告。但許多時候,每當我們找到了一個地方坐下,想靜下來,殊不知不同的聲音如教堂內的腳步聲、郊外的蟬鳴聲,聲聲入耳,很騷擾、很洩氣。其實,我們忘記了世界是充斥著聲音的,尤其是我們內心的雜音,比外在的聲音更響亮。那麼,甚麼是安靜?首先,我們要更正「安靜是沒有聲音」這個錯誤思想。安靜不是沒有聲音或是聽不到聲音,乃是學習與聲音共融。每當我們安靜下來,耳朵就在這時候特別靈敏,往往聽到許多外在的聲音,內心也受到這些外在聲音騷擾,靜不下來。學習聆聽就是覺察這些聲音,接納它們的存在,體驗聲音對你的感覺。要能獲致內心的寧靜,我們先是要接納聲音,讓它與你的靜同在。這個學習是重要的,因為當我們學曉接納不同的聲音,包括外在的和內在的、喜歡的或是不喜歡的,內心便在不斷覺察中,覺察感受、感受覺察,漸漸地便進入一種「臨在」的狀態,叫內心從容、自在,這種聆聽使我們經驗到心靈的寧靜。沒有與聲音共融,「我」仍然很大,聽不到真正的聲音。

泰澤的共融是在這群體願意聆聽中展現出來。大家可能依稀記得去年六月四日泰澤團體在他們的網頁上公佈了在1950年代至1980年代期間,他們收到了五份關於三名修士對未成年人進行性侵犯的指控。現任院長艾樂弟兄在這報導中說:“當我得知這些指控時,我首先所關注的是聆聽,我要與其他兄弟一起聆聽受害者的聲音,以絕對尊重的態度來傾聽他們的說話,聆聽他們的苦難,並儘我們最大的努力與他們緊靠在一起。(“When I was informed of these accusations,” Leser said, “my first concern was to listen, with other brothers, to the victims in an absolute respect for their words, to hear their suffering and to remain alongside them to the best of our ability.”) 事隔這麼多年,受害人所受的傷害已經是沒有辨法彌補,我相信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聆聽,聆聽他們的苦情,進入他們痛苦的記憶中,感受他們的痛楚,在苦痛的經驗中尋回基督。

聆聽很簡單,但也是很困難。如果教會共融的標記之一是聆聽,基督教教會願意聆聽嗎?願意與不同的聲音共融嗎?願意用最大的專注力來聆聽弱者的聲音嗎?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