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生活過得快樂嗎?

你生活過得快樂嗎?

         成為基督徒之後,我們當然知道甚麼是靈修,但我們親近神的時候,有沒有反省一下究竟自己是否到我最喜樂的神那裏?還是去到神那裏來執行一個既定程序(running a program)?前者是一份渴慕,後者是執勤。新教教會很喜歡有既定程序來運作教會活動,例如崇拜是有一個既定程序、跟隨耶穌我們有一個既定的門訓計劃、團契生活有既定模式、禱告有既定的「五隻手指」重點、查經也有既定的步驟等等,既定程序有甚麼不好?執行程序當然沒有甚麼不妥,不過,久而久之,我們分不清我們與神的關係究竟是一份每天要完成的既定程序或是一份期待、殷切的渴慕?

禱告是一份渴慕,大德蘭渴慕禱告到一個程度,就是認定沒有禱告生活,就等於靈性死亡,她說:「我們一旦遠離了祈禱生活,就好像是一個「遠離母親胸懷的嬰兒,除了死亡之外還能期待什麼?」若大家看過她的自傳,會發現大德蘭總有一些令人咋舌的渴慕,她說:「長久以來,我一直渴望着,能夠為了天主的愛而去行乞,而且既沒有家,也沒有任何東西。」又說:『我覺得除了受苦外,在世上沒有別的希望。所以我很虔誠地求上主賞賜我多受些苦。我常這樣祈禱:「主呀!或是讓我死,或是讓我多受苦,除了這兩樣,我甚麼也不求。」』誰會求主賞賜自己多受些苦?誰會求為了愛主去行乞?我們可能不明白甚至不會接受大德蘭這種渴望,所以,她很清晰的指出,這些特殊的渴求不能強加於人,乃是上主親自的召叫,她說:「我害怕的是,如果上主沒有賜給別人這些渴望,他們的生活就會很不快樂。」是的,縱然你有一顆熾熱愛主的心,但沒有上主特殊的呼召,你是不會求苦求死的,若你這樣的「妄求」,你的信仰生活是會過得很不快樂。所以愛耶穌的表達不一定要受苦、或是要生活受盡折磨,愛耶穌單單是表達對主的一份渴望,從心底升騰出力量來衝向上主,這股力量驅除了內心的恐懼,那怕是承受苦難或死亡,有主就滿足。大德蘭是經過祈禱,全德的操練後,回應主的愛說:「我持有自主權,去輕視那些暫時的世物;因為缺乏世物,導致內在的美善,的確,其他的滿足和寧靜也隨之而來。」大德蘭選擇以赤貧的生活來表達對主的愛,貧窮對她來說是「造成一種溫柔的默觀」,因為她了悟到她的滿足不再是塵世的物質餵養,乃是唯有上主本身才可以讓她滿足。她道:「在我看來,心禱就是與好友的親密分享;這意謂著我們應常花時間與那愛我們的人獨處;重點不在想得多,而是愛得多,且儘量去做那些能激發你去愛的事情;愛,不在於尋求歡愉,而是渴望在每一件事上取悅天主。」當心靈渴慕主,我們會快樂地做討祂喜悅的事。

愛主沒有一個方程式,也沒有規定動作,全是自發的,因著每個人愛主的程度不同、重量不同、持久性也不同,所以取悅上主的方式也不一樣,最要緊的不是做得多,乃是愛得多。十一月逢週四晚,我們會用四次課堂時間來研讀她的《全德之路》,學習禱告—愛上上帝。她提醒我們:「雖然處身於繁務中,我們要退隱返回己內。即使只有片刻時間,讓我想起在我內,我有個伴侶陪伴,這是極有益處的。」(29.5) 當靈魂品嚐到上主的溫柔與愛,你會驚訝你那麼大膽的使用自己的自由來取悅祂。她道:「 如果你認識祂,你愛祂的方式會很不一樣。 」這樣說來,如果你愈認識祂,你愛祂的方式會愈發不一樣。

作者:袁蕙文博士(本社社長)

歡迎網上轉貼,但請註明出處。如欲文字轉載於任何刊物上,務必徵得作者同意,可電郵:admin@lectiohk.com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