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論三位一體》認識理性之等級

從《論三位一體》認識理性之等級

蛇對女人說:「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

(創世記 3:4-5

作者:曾志明

        想問問大家,特別是在默觀路上行了一段日子的同道們,大家認為「在行動中默觀」的生活方式可行嗎?容易成為習慣嗎?可能大家都有同感,就是理性上明白,實踐上困難。那麼為何我們的「心靈之眼」總是不容易看穿塵世之物據以受造又不屬塵世的永恆真理之「相」?簡言之,我們容易看見事物之美,卻不很容易看到「美」本身。奧古斯丁感嘆:「很少有人心靈能敏銳到達到這些相,有人雖然竭盡全力達到了它們却也不能久居於它們之中,因為他的心靈的敏銳是如此地被鈍化了、被打了回來,只存在一個轉瞬即逝的關於非轉瞬即逝的事物的思想」(12・4・23, p359)。這是奥古斯丁的默觀經驗,也道出了他深刻的體會到人的有限和軟弱之處。對此,他作出了深度的沉思。

        要回答這個問題,奥古斯丁帶我們回到創世紀的伊甸園裏尋找答案。「然而,盡管我們的那一部分(的思想)實際上是理性的,却仍不得不說它不屬於我們心靈的理性實體,憑著後者我們才得以從塵世攀附到可理知的、不變的真理,並被賦予處理和控制這些低級事務的任務。正如在野獸中找不到與人相似的、能幫助人的配偶,只有從人身上取下的肋骨才能成為他的良配,所以我們用來認識和追求最高、最內在之真理的心靈,在我們與動物共有的靈魂部分中,找不到一個與它自身相似的幫手,來以滿足人的本性的方式使用物體。所以,我們的「低級理性」就被指派做這一工作,這不是說低級理性與心靈相分離、沒有統一,而是說低級理性是從高級理性衍生出來的、一個幫忙的伴侶(創2:20)」(12・1・3, p338-339)。在此,他把心靈內的理性思想分作兩部分:「低級理性」和「高級理性」,而兩者並非完全獨立,其關係是以聖經中之男女「二人成為一體」,你儂我儂,但兩者又有「男先女後」、「男尊女卑」之别作為喻象。

        奧古斯丁將理性分為二個等級,目的是指出我們要好好運用低級理性引進到高級理性的運作。他繼續解釋:「較低級的受造界裡的各種事物,都是照着那高處事物的樣式受造的,盡管二者的相似是極為渺遠。……人們必須習慣於在物體中發現靈性事物的痕跡,以至於當他由此世轉而向上、開始以理性為向導攀登,以達到不變的真理本身時,他並不將底層沒有什麼價值的東西隨身攜帶到頂層上去」(12・2・5, p342)。由此看來,每當我們想藉著世物來看見神,我們會先把某世物的形式透過我們的感官產生感覺的形象,再把此形象存放在記憶內形成記憶的印象,之後我們的心靈以理性的思想回憶或觀看這印象,經推理產生出另一內在視覺的形象。這個形象究竟是什麼,取決於我們如何運用我們的理性。「它若在這事上做得好,就是為了將物體引向最高的善……心靈的這一通道,在其行動的使命中,忙於以一種活潑的方式思慮塵世屬物之事」(12・3・17, p354)。若然我們先以「低級理性」對世物有正確的掌握,如前一篇文章所述的能認識到善物,再將之由「高級理性」把我們舉心向上,叫我們能分出善物之善,引發我們將善物放下、忘記善物之物,這便能助我們引向至善。

        但可惜我們常滿足於「低級理性」帶給我們感官上的愉悅,甚至連忘返,我們喜悅地以低級的理性生活著,而埋沒了讓我們看見永恆真理的理性之高級運作,我們常以亞當夏娃不敵蛇的誘惑解釋「墮落」,我想「墮落」可以解釋為一種「自我享受的誘惑」(12・3・17, p354),我們對世物的戀慕,把真的至善遺忘了。

        默觀操練就是按照神創造我們心靈的次序來操練心靈的眼睛,好叫我們能運用「低級理性」進入「高級理性」的運作,看見「至善」、看見「真理」、看見本體的真像。

註:文章內的引註出自於  奧古斯丁著 周偉馳譯《論三位一體》商務出版2015/9

曾志明(靈閱文化社靈性導師)

職業:醫生;興趣:操練默觀禱告